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梦境之为天道与性命的表达 ---写给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2015级参加湖畔阁丁丁…  

2016-06-07 14:1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叙事,我是说这一辈子的叙事,首尾贯通,前后相续,知识是过程,人生感悟是过程,知识过程与人生感悟的文字也是过程,是一部个人思想史。昨天写了一篇,今天再写一篇,否则,不能尽兴。昨天写的是天地人三命汇通之为天道与性命的表达,中国本土的,与西方的,有类同也有差异。今天要写更深的原理,即梦境之为天道与性命的表达。我写过不少关于梦的文字,最科普的一篇是2000年发表于《读书》的,似乎在7月和8月连载两期(该刊的破例行为),标题是“释梦百年”,因为那时是弗洛伊德《释梦》发表一百周年。那篇文章的科普意义在于,国内读者大多只听说弗洛伊德是西方心理学的主神,却大多不懂得为何1950年代以来,深层心理分析的主神其实是荣格,并且荣格与弗洛伊德分道扬镳之后,他的思路是深层心理学的正宗。

荣格也谈梦的解释,他在几乎六十年的时段里关注并记录自己的梦,以致“黑书”早已名闻天下,而“红书”于2009年更加名闻天下。我写过一些文字讲解荣格如何记录自己的梦,并给予脑科学的支持。若下面的论述过于简略,读者只好去读我的“释梦百年”。常人说梦,不关注符号学意义,只能记住梦里的故事。自然演化,物竞天择,生存至今的行为与事物,必有竞争优势,也必有代价。每一个人每天的时间不变,寿命有限,效率改善,工资增长,每小时的睡眠,机会成本越来越高,然而睡眠的意义始终是谜,虽然已有相当多且丰富的研究报告。

其实,荣格一贯相信,梦的意义在于“梦境”而不在于梦里的人和事。梦境是画面,有符号学涵义。梦里的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缺乏符号学涵义。依照荣格晚期的学说,怀胎十月,绝不仅仅是以往三亿年人类先祖物种的演化史浓缩重演并最终形成胎儿的肉身,当然,这是胚胎学家认可的过程。荣格相信,怀胎十月,还是以往三亿年人类先祖物种的心理演化史浓缩积淀并最终形成胎儿的深层心理结构的过程。也因此,荣格还相信,人类与哺乳动物甚至更低级的爬行动物先祖物种们,共享着某种深层心理结构,他试图以“集体无意识”这一术语来表达他感受到的重要性(参阅汪丁丁《行为经济学讲义》和《新政治经济学讲义)。可惜,心理学界始终难以接受宗师荣格晚期提出的这一术语。况且,二十世纪的学术界,道术为天下裂,末流子弟各执一端竞争学术资源,致使文艺复兴式的学问家很难生存。荣格学派散在各地,尤以旧金山荣格研究所以往三十年关于“文化无意识”的研究思路引我关注,此处不赘。

集体无意识是一位老人,它至少活了三亿年。荣格描述过,这位老人活在每一个人内心,以及在每一哺乳动物心理深层,以及,可能在每一条鳄鱼或爬行动物的心理深层。读者很可能认为这是匪夷所思,所以才可能承认更晚近提出的介于集体无意识与个体无意识之间的文化无意识学说的合理性。

如果一个人遇到一件生死攸关的事,他可能无法泰然处之,无法安之若素,他的理性头脑必定要紧张工作,务求寻得出路。人过于信任自己的理性能力,人的致命缺陷在于理性不完备,人类是介于兽与神之间的生命“in-between beings” (between beast and god)。理性既然不完备,当然可以借助于感性,这也是传统中国文化的优势,所以梁漱溟坚持称西方人的理性为“理智”(知识而已),而称中国人的理性为“性理”(关于心性的原理)。

现代人以及现代中国人是否还有感性思维之能力,这是一个问题。虽然,读者应参阅西方心理学名家卡尼曼的著作《thinking: fast and slow》,理性与感性,二者兼顾,这是人类思维方式的通例。所以,中国人更习惯于使用“情理”或“合情合理”或“天理人情”这类短语。

荣格深知人类理性能力之渺小,几乎从大学时期,他已关注梦境。人类理性能力渺小而狂妄(参阅哈耶克《致命的自负》,于是,集体无意识老人若要发表见解,很难通过理性的审查。这是睡眠的意义。统计而言,每晚睡眠都有梦,只不过,荣格相信,在第二睡眠周期与第五睡眠周期之间的那一时段发生的梦,以更高概率具有“文化意义”(cultural significance)。REM(快速眼球转动)是梦者的行为模式之一,但不是全部。晚近斯坦福大学拉伯格关于“lucid gream”(意识清醒的梦)的研究,对急需调整人生态度或三观的打工一族意义重大。意识清醒的梦,是快速眼球转动的梦之一种。Ken Wilber(参阅我写的介绍他的文章)的类比是,深度睡眠或无梦的睡眠,仍有意识,此种意识对应于“阿赖耶识”。

总之,以目前的睡眠技术,我们仍只好等候理性进入休息状态才可接收集体无意识老人传达的消息,通常是意义重大的消息。

因为,荣格说,集体无意识老人活了几亿年,他的见识,远远远比每一个活不过百年的个体要广阔且深远。上述那位个体,紧张运用理性思考他面对的或许生死攸关的事,但很可能不得其解,总要睡觉。如果他的睡眠里出现了具有重要意义的梦境,如果他醒来并不立即忘记这些梦境,如果他读了一些荣格心理学,那么,他可以试着理解集体无意识老人在梦里传达的信息。这位老人是旁观者,他见过数千次与此类似的生死攸关的事情,他明白每一个人通常只能采取的决策及其可悲或可喜的后果,他可以不干预也可以干预。似乎,自然演化生存至今的物种包括人类,总难免是这位集体无意识老人干预的结果。

理性失灵的时段,我们有梦。

具有重大意义的梦境,暗示了处于绝境中的生灵之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40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