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丁丁月报 2015年1月  

2015-01-31 12:1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写“月报”的日子了。如果我浏览我的 Pad 日历,每天似乎只有两件事:写作和吃饭。也就是说,过去的六十天里,只记录了写作的情况和吃饭的情况。第二个月初,妻子终于从充斥着电视播音的本地语言中发现了 CNN。于是,我第二个月的写作生活大约三分之二的时间由 CNN 滚动报道“突发新闻”(breaking news)陪伴着,这些新闻让人觉着世界混乱不堪,无处不危险。我不能说 CNN 这类节目不是严肃新闻,可是我很难认可这些节目表达了关于我们这个世界具有根本重要性的问题的感受。主流新闻媒体的节目当然要让主流社会接受。如果我认为这些新闻与这个世界的重要性感受越来越不相关,那就意味着主流社会的价值观与世界的重要性感受越来越不相关。这一推论的寓意,我认为很重要。不过,我仍从经济学基础开始,有下列七项。


1)小密尔(John Stuart Mill)是早慧儿童,三岁希腊文,八岁拉丁文,十二岁研读逻辑,十三岁跟着老密尔(James Mill)研习政治经济学,十四岁游学法国,与萨伊和圣西门论学。严复译西学,“续修四库全书”收录严译八种,小密尔的占两种——“逻辑学”(严译《穆勒名学》)和“论自由”(严译《群己权界论》)。张五常傲视天下,认小密尔为“经济学家当中的天才”。谈到“价值”,小密尔只写了一个短语:importance felt(被感受到的重要性)。读了这一短语,我明白这就是“价值”的定义。


2)经济学的缘起:每个人在每一情境内可以感受到多种重要性,而且这些重要性可依照重要性程度划分为重要性的“等价类”。如果甲和乙等价,则甲可被乙替换而不改变重要性感受。这是等价类的相当于“无差异曲线族”的涵义。


3)经济学在这里转向更高的可观测性,并为此支付代价:同种商品里的每一单位商品与另一单位商品等价,故这些商品单位属于同一等价类,于是可以无差异地沿着例如“横轴”排列,记为例如“X”。然后,另一种商品里的各商品单位可以无差异地沿着例如“纵轴”排列,记为例如“Y”。现在,横轴和纵轴张成的平面内,假设“单位”任意地小以致这些单位沿轴的排列可视为如实数那样连续,于是有 X 和 Y 的无差异曲线族。


4)沿着 X 和 Y 的无差异曲线族的任一条,尤其是与预算线相切的无差异曲线,可推出Hicks需求曲线,即没有因价格变化诱致的收入效应的需求曲线。如果横向叠加市场里的全部Hicks需求,就得到不带收入效应的市场需求。仅当X和Y的边际替代率递减时,市场需求向下倾斜。


5)回到(3):如果出现互补性,商品的“单位”就无法任意地小。整数规划的常见例子,人的最小单位是“一个”,而不能是任何小于“一个”的单位。因为一个人的任一部分与其它部分之间的关系,我们称为“互补”,以致如果非要切割一部分,这个人不仅不再是“一个人”而且很可能不再是“人”。从功能F的角度,可以定义“互补”和“互替”两性质。世间万物总有使F维持不变的最小的集合S,若从S删除任何一个元素则F不能维持不变,于是S里的元素之间构成互补关系,如左脚之鞋与右脚之鞋的关系,或如一个人的各部分之间的关系。S的每一元素当然可以有自己的等价类,以致它若被自己的等价类里任一元素替换,F维持不变,于是这两元素之间有完全“互替”关系。世间任一物,可以是S的元素于是与S的其它元素互补,或是S的元素的等价类的元素于是与等价类里的其它元素互替并且由此与S的其它元素互补,或者与F的维持与否完全不相关。Herbert Simon强调过,我们人类的绝大多数决策,每一次的决策只涉及世间万物的极小极小的一个部分,就是说,与万物当中的绝大多数完全不相关,至少,可视为“不相关”——旧金山如果有一只蝴蝶煽动翅膀可能引发纽约的飓风,这种相关性就被视为“不相关”。


6)所以,谈论“需求曲线”,其实是谈论关于功能F的需求曲线(张五常《经济解释》探讨过“功能”问题),以及关于由F界定的互补物的集合S的需求曲线。因为S不可再分割,所以我们不能假设全体诸如S这样的集合可以无差异地沿着实数轴排列。更重要的是,功能F可借助许多不同的S得到实现,而这些S可能因使用的技术不同而有极大差异。这样,“曲线”消失了,剩下的只是“需求”。不过,由此发生的另一困难是,由价格变化引起的“需求量”变化与参量变化引起的“需求”变化,必须另求表达。


7)但是S或许很难观测,这是它的最大麻烦,经济学家不喜欢不能观测的观念。借助“工具变量”,市场需求曲线至少还是可观测的。 S之难以观测,不会因为现代拍卖理论和实践的技巧而有所缓解。因为,如(6)所述,为维持同一功能F,可以借助不同的S,这也是“功能”这一观念的优越性。仍以维持一个人的生命功能为例,借助统计方法,我们可以确立一个时期一个社会平均意义上“正常的”生命功能指标体系。不过,现实世界里有多少个人,就会有多少种维持生命功能的“技术”。S这一观念的优越性在于,例如,它可以容纳创新与技术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129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