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餐馆里的政治经济学  

2013-12-17 06:3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要引入一个用来涵盖中国经验的短语:可接受的菜肴,意思是,根据我的经验,看上去和闻起来足够安全并且吃到嘴里足可引发味觉快感的菜肴。

现象描述:B市的餐馆,可分为两大类,其一是,以可接受的价格提供不可接受的菜肴,其二是,以不可接受的价格提供可接受的菜肴。

现象描述:G市的餐馆,大致只有一类,以可接受的价格提供可接受的菜肴。

现象描述:H市的餐馆,大约在2001-2005期间与G市餐馆类似,在2005-2012期间与B市类似,在2012年以后大致只有一类餐馆,以可接受的价格提供不可接受的菜肴。

上述现象当然与资源配置的方式密切相关,而且是政治经济学,不是单纯的经济学。

北京属于B市类型,所以市民大多满足于在自家做饭吃,农民工和学生只好为不可接受的菜肴支付可接受的价格。广州属于G市类型,所以市民习惯于到餐馆里吃饭。杭州可怜,是上列H类型,八项规定之后,勾结官员的商人很难继续为可接受的菜肴支付不可接受的价格,于是短期内只有不可接受的菜肴和可接受的价格。虽然,杭州市民曾经习惯于到餐馆里吃饭。

分工及其专业化,斯密说过,是国民财富的源泉。市场是协调分工的机制,官僚政治是市场经济的死敌。所以,B市的与吃有关的劳动分工及专业化程度远低于G市。类推,官僚化的代价,是真实GDP增长源泉枯竭。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正确的方向是使B市类型向着G市类型转变。
  评论这张
 
阅读(341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