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我这篇文章在思想(享)家博客引发的评论 很好的对话  

2010-04-16 07:4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论 (38 个评论)

  • 邹光  (教育)  22小时前
    建议汪老师可以先把要发布的文章保存在一个word文档里面,这样即使一次未在博客发表成功,也不至于丢失内容。
  • 7个习惯  (证券业)  21小时前
    好啊,可现在社会是反智主义,民粹主义。精英影响力不及赵本山郎咸平。只有任志强一个人在战斗。
  • (IT业)  20小时前
    “头脑里的新观念与日常生活传统之间的巨大冲突”,即纠结的力量推动人的改变,进而扩散到人群、社会;
    “佛学这样的心性之学”,要是用这个方法去思考归类,会更清晰一些。
  • Andrewchan    20小时前
    表现性是存在的本质,而存在决定了表现的竞争性格。所以,不平等是内在的动力,平等是达到不平等的策略。从表现性的角度来看,完全的相同就是一种表现性的胜利。所以,很少看到人和动物之间讲平等的(因为差异太大),而人之间,也有“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的说法。但,相同性却孕育着在自然法则下的脆弱性,而分化为其适应变化提供优势。如同人类基因为表现性,在竞争中演化出讲亲情的人,文化基因竞争的本质却会带来“平等,民主的思想”。而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关于“存在的游戏”。我们既然是自然的创造物,就必在游戏之中。
  • 身无半亩  (其他行业)  20小时前
    逻辑很严密。请教“平等”是否有经济学意义?
  • 汪苏  (媒体)  20小时前
    我理解的平等是我们在上帝面前都是罪人,财富、智力的差异本身并不造就不平等,重要的是,你是否尽了上帝给你的职分,比如富人当看顾好上帝给的产业,服务社会,平凡的芸芸众生亦可在自己的职分荣耀上帝,得到上帝的光照,这就是平等。上帝眼中,一个勤劳良善的木匠和一个照着他的心意治理国家的君王,他一样喜爱,但若这个君王偏行己意,自以为义,在上帝眼中便视为恶人。从这个意义上,人生而平等
  • Andrewchan    20小时前
    身无半亩: 逻辑很严密。请教“平等”是否有经济学意义?
    经济学研究common wealth, 研究分配。所以“平等”是个核心问题。
  • 李俊池  (其他行业)  19小时前
    记得跟老师您的信件交流中就说起过,人,从广义上来看,都是归一而同等的。
  • 潘昱  (教育)  18小时前
    Andrewchan: 表现性是存在的本质,而存在决定了表现的竞争性格。所以,不平等是内在的动力,平等是达到不平等的策略。从表现性的角度来看,完全的相同就是一种表现性的胜利。所以,很少
    其实,分两部分,就平等性而言我同意 Andrewchan 以上的分析。没有平等性,平等性是动力。
    就文化导向而言,特别是对“媒体”社会职能而言,我不同意丁丁老师的观点“精英意识”的发展和“社会民主”的推动,不是文化决定的,文化也是由体制设计和生活传统来决定,生存需要——动物性,一面可能超过一切的冲突和矛盾。
    文革中的精英在哪里,改革了还是生存导向决定,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其源,是国家和王室的生存问题。
    所以,我觉得,媒体是要文化导向,但它永远超越不了自己,就如我的日志“身在河里、试图改变这条河”。可能会有变化,那是社会先变了,生存先变了。当然,也有可能导引了社会,在两种情况下,被死亡或真死亡,“对的总是很痛苦的”,我一直是这个观点,这样也我对“思享家”的观点。
    个人浅陋,理解不全,不对的地方,请丁丁老师指正。
  • 高亢  (其他行业)  16小时前
    每次看丁丁老師的文章都有茅塞頓開的幸福感。
    贊同到每次我真想說點什么來反駁才能讓自己覺得自己不是被洗腦了。。。
    但總是沒啥說的。。。
  • Andrewchan    16小时前
    潘昱: 其实,分两部分,就平等性而言我同意 Andrewchan 以上的分析。没有平等性,平等性是动力。
    就文化导向而言,特别是对“媒体”社会职能而言,我不同意丁丁老师的观点“精英
    马克思在这方面是有比较好的论述的,就是关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经济基础的说法实际上和生存相关,而上层建筑更联系于思想,意识型态。当意识形态适应经济,或者生存的发展时,这种意识形态会逐渐成为主流,而当它抑制经济发展时,新的思想就会出来取代它。当然,这种取代不是一帆风顺的,相反是以激烈的方式。我想,精英阶层可能是首先看到这种变化,提出新思想的,但真正的动力却在下面,是一个广泛的群众利益。精英们利用这种趋势,达到各自的目的,但趋势本身却无法抗拒。但精英们也不是可有可无的,他们的思想,也就是解决矛盾的方案可能都不同。一个更有创意的,更合理的方案(思想),可能把变革带向完全不同的历史轨迹。
  •  
    汪丁丁   12小时前
    邹光: 建议汪老师可以先把要发布的文章保存在一个word文档里面,这样即使一次未在博客发表成功,也不至于丢失内容。
    对懒人来说,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   12小时前
    7个习惯: 好啊,可现在社会是反智主义,民粹主义。精英影响力不及赵本山郎咸平。只有任志强一个人在战斗。
    你已经使用“精英”了吗?我还没有解释精英身份与精英意识之间的重大区分呢。
  •   12小时前
    Andrewchan: 表现性是存在的本质,而存在决定了表现的竞争性格。所以,不平等是内在的动力,平等是达到不平等的策略。从表现性的角度来看,完全的相同就是一种表现性的胜利。所以,很少
    以及“互补性”,在你的阐释里,需要有互补性的位置。
  •   12小时前
    身无半亩: 逻辑很严密。请教“平等”是否有经济学意义?
    当然,请参阅 A. Sen 的著作。
  •   12小时前
    汪苏: 我理解的平等是我们在上帝面前都是罪人,财富、智力的差异本身并不造就不平等,重要的是,你是否尽了上帝给你的职分,比如富人当看顾好上帝给的产业,服务社会,平凡的芸芸众
    我理解的上帝,要求我首先独立地思考,然后,才可以引入诸如上帝这样的观念。否则,我怎样理解上帝呢?我怎样面对上帝呢?所以,在我认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命题之前,我需要论证它的真理性。你可以提供吗?
  •   12小时前
    Andrewchan: 经济学研究common wealth, 研究分配。所以“平等”是个核心问题。
    正确。
  • 身无半亩  (其他行业)  12小时前
    汪丁丁: 当然,请参阅 A. Sen 的著作。
    多谢丁丁老师
  •   12小时前
    李俊池: 记得跟老师您的信件交流中就说起过,人,从广义上来看,都是归一而同等的。
    只要给予资源或机会,每一个人都有无限的发展潜力。这是大写的人的本质,黑格尔是正确的:人的本质是创造。当我们探讨不平等时,我们的依据永远来自经验中的不平等,而经验中的不平等最终只是人们的创造力的表现形式的差异。惟其如此,恰好由于每一个人在先天禀赋和后天教养方面与其他人的差异,这差异越大也就越表明他的价值,由于这样的差异,他的创造对人类而言是唯一的。所以,他的生命价值是唯一的。康德的理想国:每一个人都是目的,不是手段。每当他仰望星空的时候,他就想起他心中的这一最高的道德情境。如同数学的对偶性一样,星空与道德,是人与自然的对偶关系。每一个有能力懂得这一真理的人,都有资格成为康德理想情境的成员,并获得了为之努力的愿景。这是我们每一个人内在的善,与我们每一个人内在的恶,共生演化。
  •   11小时前
    潘昱: 其实,分两部分,就平等性而言我同意 Andrewchan 以上的分析。没有平等性,平等性是动力。
    就文化导向而言,特别是对“媒体”社会职能而言,我不同意丁丁老师的观点“精英
    潘昱,请到我的搜狐博客里查找我一年前写的日记,关键词是“群体之恶”,或者,“阿伦特”。总之,我们每一个人,自从阿伦特写了《耶路撒冷审判》之后,就不再有理由借口自己所处的群体(文化、社会、传统、以及诸如此类的因素)的恶而卸去自己的道德义务。
  •    11小时前
    高亢: 每次看丁丁老師的文章都有茅塞頓開的幸福感。
    贊同到每次我真想說點什么來反駁才能讓自己覺得自己不是被洗腦了。。。
    但總是沒啥說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接受那些与我们心灵产生共鸣的观念,然后,当我们有了更多更复杂的体验之后,还会批判这些观念。Snoopy 认为这是“真正的成熟”。
  •   11小时前
    Andrewchan: 马克思在这方面是有比较好的论述的,就是关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经济基础的说法实际上和生存相关,而上层建筑更联系于思想,意识型态。当意识形态适应经济
    我注意到你的评论几乎每一次都与我试图表达的一致。感谢!
  •  
    付涛 (媒体)  10小时前
    汪丁丁: 我理解的上帝,要求我首先独立地思考,然后,才可以引入诸如上帝这样的观念。否则,我怎样理解上帝呢?我怎样面对上帝呢?所以,在我认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命题之前,我需
    我理解丁丁老师提出的问题,对真理性的探求背后,是人对自身理性的足够乐观的估计。不过,大多数的Christian,对人的理性持相对悲观的态度,它(理性)不但不足以满足对真理性探求的全部需要,而且还会受到人自身罪性的扭曲(换句话说,理性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发挥作用,且可能是“坏”的作用)。在Christian眼中,上帝,本身具有自明性。正如您问题中的“人”一般,我们是否要把手指放到自己口中咬一下,以证明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存在?
  • 汪苏  (媒体)  10小时前
    汪丁丁: 我理解的上帝,要求我首先独立地思考,然后,才可以引入诸如上帝这样的观念。否则,我怎样理解上帝呢?我怎样面对上帝呢?所以,在我认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命题之前,我需
    记得丁丁老师也经常论及理性的局限性,就我个人的理解,信上帝在其中一个层面上意味着,我承认“我”的狭隘,承认“我”的罪性。如同在宇宙中我们尚未发现的一颗星,你能说它并不存在吗。丁丁老师的问题是个悖论,如果坚持“我”的主权,那么便不可能来到上帝面前,因为上帝就是要我们认识到“我”的不完全和悖逆,要我们放下自己的主权,顺服于他,顺服于创造宇宙万物的主。星光和绝对精神,纯然美好,但我们并不创造它们,我们只是去发现它们,赞美和感受它们的美好与伟大,如果企图去控制,就是被心中的魔鬼搅扰。所以,我们也常常可以看到,知识并没有给很多人带来快乐,反而成为枷锁,因为行至太远,离了生命之源,必然内心枯竭。若说证据,除了天地万物之灵给的感动,最直接的就是耶稣降生一事。但就我自己的感受,“信”是超越理性之事。“信”门之内不是没有给理性留下空间。若单以理性去叩门,可能不会有完美答案。
  • 郑华明  (其他行业)  10小时前
    这个“痛苦”远不局限于媒体的“社会功能”吧,特别是国内不能把话说利索的媒体。尤其它表达的混乱和不通畅,这股意识在今日犹如迷雾。

    精英意识是个好的逻辑词语,但离开表达的通畅,没有足量和足质的沟通,结局就是流于虚妄。看看“精英意识”在今日的一些初成品,真是糟糕不过如此啊。
  • 7个习惯  (证券业)  9小时前
    汪丁丁: 你已经使用“精英”了吗?我还没有解释精英身份与精英意识之间的重大区分呢。
    任志强就是有精英意识的精英,否则他干嘛不像其他人边赚大钱边响应舆论讨好政府,潘石屹就不是。茅于轼余彭年就是有精英意识的精英,牛根生就不是。

    有精英意识的人就是“士”,就是有修齐治平理想的,想立功立德立言的人。

    这里面还有什么高深的道理?不要小看天下英雄。
  • 龙雪晴  (媒体)  9小时前
    汪丁丁: 我理解的上帝,要求我首先独立地思考,然后,才可以引入诸如上帝这样的观念。否则,我怎样理解上帝呢?我怎样面对上帝呢?所以,在我认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命题之前,我需
    《圣经》提供了文字解释,出生与死亡提供了最初和最终的解释,后者是缄默的
  •  
    Andrewchan 小时前
    多谢丁丁老师关于“互补性”的提醒。是的,“互补性”是个很有意思的方面。如果我们所在的是一个表现性的存在相互竞争的世界,我们不得不谈下竞争策略。在 Adam和Barry合著得关于博弈论的名作Co-opetition中,互补因素被列为非常重要的优势来源。如果“同类”通过遵循“平等,公平”等原则,通过合作形成合力战胜“异类”来获得“类别特征”的表现性是一种初级的竞争形式。“互补性”是更高级的竞争形式。

    当我们谈到意义,我们谈的是存在本身。当我们谈到价值,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在谈在这种互补性中所扮演的角色。

    互补性会给竞争带来很大的优势。那么互补性的本质是什么呢?互补性意味着事物之间按照一定关系进行组合。这种组合关系其本质就是“信息”

    有关能量守恒合能量层级的理论谈到了低级等量和高级能量。低级能量在转换过程中会有损耗,损耗变成热能(无序状态,信息的丢失),但伴生物是更少的更高级的(带有信息)的能量。从能量理论的角度来看,人类是一种高级的能量形式。人一生要消耗无数的能量(吃的饭,穿的衣服,用掉的电,煤,石油,等等),但从一般能量的角度,人身体所含的能量是十分有限的。但能量的守恒以一种特殊的形式表现出来。人是非常高级的能量储存形式,因为他具有智慧,思想(巨量的信息)。而思想的价值就在于对宇宙中“互补性”的洞察,通过重新排列事物,利用互补性的力量来调遣其它能量形式。

    对互补性的洞察不是轻易而来的,而是在不断的和对立面的接触中获得。这就是我们一方面倾向于喜欢熟悉和相同的东西的原因,另一方面为完全不同的东西吸引。接近不同有高风险,但也有高回报的可能。

    如果竞争是世界的本质,那么最求更高形式竞争优势的过程就不会停止。最求“互补性” ,不管在内部还在外部寻找,的过程就不会停止。而这种可能性只有在差异性中找。

    求同性需要求异性来成全,求异性需要求同性来保持存在的稳定性。这就是矛盾的必然和意义。 中国的阴阳理论,黑格尔,和马克思的理论都对这种矛盾,对立统一的发展过程有不同的洞察。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更好的组合方式,更好的“互补”方式,而解决这个问题的部分责任就落在了‘经济学“的身上了。
  • 潘昱  (教育)  8小时前
    Andrewchan: 马克思在这方面是有比较好的论述的,就是关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经济基础的说法实际上和生存相关,而上层建筑更联系于思想,意识型态。当意识形态适应经济
    我也是这样想,很是仁兄分析的透彻!
  • 潘昱  (教育)  8小时前
    Andrewchan: 多谢丁丁老师关于“互补性”的提醒。是的,“互补性”是个很有意思的方面。如果我们所在的是一个表现性的存在相互竞争的世界,我们不得不谈下竞争策略。在 Adam和Bar
    这篇高深,感觉老兄是学哲学的,相形见拙。细微处分的很清,学习了,交个朋友!
  •  
    潘昱  (教育)  8小时前
    汪丁丁: 潘昱,请到我的搜狐博客里查找我一年前写的日记,关键词是“群体之恶”,或者,“阿伦特”。总之,我们每一个人,自从阿伦特写了《耶路撒冷审判》之后,就不再有理由借口自己所
    谢谢,丁丁老师的教导,静下来会将推荐的书看完,其实,也很矛盾和痛苦,在我的学校我这样的思维像是个异类,恶就在身边,全是。当然,没有曙光不代表不会天明!
  •  35分钟前
    付涛: 我理解丁丁老师提出的问题,对真理性的探求背后,是人对自身理性的足够乐观的估计。不过,大多数的Christian,对人的理性持相对悲观的态度,它(理性)不但不足以满足对真理性
    同意你的解释。理性,确实微不足道,譬如“苇草”。上帝,确实深不可测,譬如“天地”。但是仍有巴斯卡尔的法国启蒙思想:人,是能思考的苇草。这一描述充满了悲观情调,却直通最高境界,那就是,人,试图站立在天地之间。不可沟通的,是单纯的“天”,那不是人的追求,也不是上帝期望的人的使命。
  •    34分钟前
    汪苏: 记得丁丁老师也经常论及理性的局限性,就我个人的理解,信上帝在其中一个层面上意味着,我承认“我”的狭隘,承认“我”的罪性。如同在宇宙中我们尚未发现的一颗星,你能说
    同意你的分析,也就是康德的,“排拒知识,为信仰留余地。”我曾于某年“六四”在清华大学演讲,以此为标题要义。
  •   26分钟前
    汪苏: 记得丁丁老师也经常论及理性的局限性,就我个人的理解,信上帝在其中一个层面上意味着,我承认“我”的狭隘,承认“我”的罪性。如同在宇宙中我们尚未发现的一颗星,你能说
    关于神迹的问题,太复杂,此处不宜多谈。不过,从你这段评论,我可以猜测你是读过这方面著作的。那么,Alvin Plantinga 的作品和言论,想来你也知道?他的论证,可以让你这段论证更具有说服力。现代理性神学不同于古典神学,关键就是对“神迹”的理解。科学的定义,使神迹成为“非科学”的现象,不可重复。当代人(即“个人主义”时代)的历史观念,使历史叙事不再具有权威性质,因为亲身体验之外的任何间接经验都应存疑,叙事者的权威身份同样应存疑。这两方面联合作用的结果,对神学而言,就是“神迹”失灵。普兰丁格的贡献在于,信,本身已构成一种有分量的论证。但是,我仍不很信服这一论证。所以,我一直在寻求更重要的论证。
  •   25分钟前
    郑华明: 这个“痛苦”远不局限于媒体的“社会功能”吧,特别是国内不能把话说利索的媒体。尤其它表达的混乱和不通畅,这股意识在今日犹如迷雾。

    精英意识是个好的逻辑词语,但
    你谈论的是“精英”吧?我谈论的是“精英意识”。
  •    23分钟前
    7个习惯: 任志强就是有精英意识的精英,否则他干嘛不像其他人边赚大钱边响应舆论讨好政府,潘石屹就不是。茅于轼余彭年就是有精英意识的精英,牛根生就不是。

    有精英意识的人就
    我不很熟悉任总,不过,以旁观者的身份,我认为他不具有精英意识。在没有进一步界定这一概念之前,让我先表述一下:精英意识,前提是有了自觉的道德承当。后者的发生,前提是“道德意识”。
  •   22分钟前
    龙雪晴: 《圣经》提供了文字解释,出生与死亡提供了最初和最终的解释,后者是缄默的
    圣经,或任何古代的经典,首先需要回答“权威性”问题。这是一个“解构”的时代呀。
  •   19分钟前
    Andrewchan: 多谢丁丁老师关于“互补性”的提醒。是的,“互补性”是个很有意思的方面。如果我们所在的是一个表现性的存在相互竞争的世界,我们不得不谈下竞争策略。在 Adam和Bar
    感谢!按照你这样文字的质量,我真希望我们的大连聚会可以按计划实现了。大连聚会,是我去大连之后试图实现的跨学科教育者的聚会。我一定要请目前主持学术工作的魏老师,到这里来参与讨论。
  • 7个习惯  (证券业)  1分钟前
    汪丁丁: 我不很熟悉任总,不过,以旁观者的身份,我认为他不具有精英意识。在没有进一步界定这一概念之前,让我先表述一下:精英意识,前提是有了自觉的道德承当。后者的发生,前提是“
    任总为什么要冒着百姓的辱骂把大实话一篇一篇的写出来?他的道德意识就是要开民智。难道说你写的那些文章是在做学术研究吗?

    我喜欢你的文章,因为浓缩了很多知识,但更主要的是这些文章在潜移默化的教化民众。我过去认为中国最需要民主自由,现在切身体会我们的最大问题是民智未开,有“精英意识”的人往往曲高和寡。所以任志强茅于轼胡舒立就是我的英雄,因为他们不只看到问题而且想去解决,有时候甚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每当我看到电视里的温总理朗咸平赵本山,就更深得佩服任志强茅于轼,如果有精英意识的人都坐在书斋里考据,中国人第一届民选领导不是咸平就是本山。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