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财经荐书2008年8月  

2008-08-19 11: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经荐书2008年8月

汪丁丁

 

新经典阅读:

1.       俞炳匡《医疗改革的经济学》,赵银华译,中信出版社2008年6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难得!作者在日本行医多年,并赴哈佛大学随医疗经济学泰斗萧庆伦教授学习,又跟从霍普金斯大学的Kevin Frick教授撰写医疗经济学博士论文,取得博士学位之后的几年里,他先在斯坦福大学医疗政策中心担任养老护理医疗制度国际比较研究项目的研究员,又参与了美国卫生部疾控与预防中心的研究工作。写这本书——他的第一部专著——的时候,脑子里始终想着日本的医疗体制问题并与西方各国的体制和数据对照,充分呈现了各国医疗服务问题的共性。为增加可读性,作者为各章撰写了“摘要”。这里有许多与我们的常识十分不一样的统计结论,例如,各国医疗费用迅速上升,不是因为诸如“人口老龄化”和“医保制度普及”这样的因素,而是因为医学和医疗技术在最近几十年取得的显著进步。当然,从东方文化角度,我们仍可质疑并要求检验更多的因素,例如:生活方式的西方化,生死观的现代化,预防医学的弱化,以及本土医学的衰落。这些因素很可能导致中国的医疗费用在未来几十年内的迅速上升。在这本书里,有许多细节不可忽略。例如,在论证人口老龄化并未导致医疗费用迅速上升时,作者引述的调查结论是:70岁时的健康状况越好,剩余寿命就越长,但从70岁到死亡为止,一个人的医疗总费用几乎完全相同。因为,不论生前健康状况如何,医疗费用总是在死亡前的一段时间里才迅速上升。

2.       加里.哈默、比尔.布林《管理大未来》,陈劲译,中信出版社2008年7月第1次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哈默(Hamel),享誉西方世界的“策略大师”。注意,中译本没有遵循商务印书馆发布的英汉人名翻译标准,此“哈默”应译作“哈迈尔”,才不会与当年见过列宁的西方石油大亨哈默(Hammer)混淆。此外,哈佛商学院出版社还为这本2007年的新书编写了一份“读者指引”,2008年出版。与以往的管理大师们的作品不同,这里,哈迈尔充分借鉴了当代社会演化理论诸如“文化基因”这样的概念,为了要在最深层次反思西方管理原则——在这样的深层次,你不可能意识到你一直以来遵循着哪些原则,因为它们是构成管理肌体的基因。他认为以往一百年的管理原则——或可追溯至1890年(?)泰勒为美国国会特别委员会所作关于“科学管理”的报告——能够取得一百年巨大成功并且成为未来管理的致死基因的,是这样一种泰勒式的管理者信仰:企业的生命在于效率而效率来自精确地知道所分配的工作。与此相反,德鲁克在1994年指出:我们已经进入“后工业时代”而将这一时代区分于以往任何时代的,是“知识”——知识的分立、知识的“爆炸”与知识的协调。任何参与着这样的知识过程的企业的管理者必须面对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面对一个总是由“黑天鹅”事件主导的世界。也是在这一意义上,哈迈尔认为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后管理时代”——这是没有管理者的管理,是“观念的民主”,典型地出现在互联网社会里。这样的管理原则将颠覆任何基于科层制的管理原则,在我的想象中,它是一种基于“社会网络”的创新管理(马浩的书评已发表在下面)。

3.       阿伦特《极权的起源》……

 

知识与情趣:

1.       马丁.沃尔夫《全球化为什么可行》,余江译,中信出版社2008年7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我们读过斯蒂格利茨关于全球化及其不满的论述,沃尔夫的这本小册子,旨在回应包括新左派经济学家在内的对全球化的批评。根据自由市场的古典精神或“古典自由主义”的精神,他论证,如果我们按照反对全球化的人们的观点来改造我们的世界,这个世界将变得远比全球化的世界更糟糕,虽然全球化带来了许多严重问题。对中国读者而言,全面地了解西方学者们对全球化及市场化运动的批评和辩护,至少有助于探讨基于中国文化的经济发展道路。首先是苏格兰启蒙思想家们所说的“经济的文明化影响”,不论你怎样批评全球化,你必须看到,它确实——在市场得以发展的地方——改善了当地人民的物质生活,尽管“改善”本身的涵义仍值得探讨。与此同时,伴随着市场经济的扩展的,是民主与和平的扩展,尽管“民主”与“和平”在不同文化传统内可以有十分不同的表达。其次是西方发展道路的局限性所导致的重要问题,例如:人与环境的关系,文化遗产的迅速耗竭,本土价值与国际秩序。在求解这些重要问题时,切莫忽视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思想资源,其实,那才是具有无限潜力的发展方向。

2.       阿尔贝托.曼古埃尔《夜晚的书斋》,杨传纬译,世纪出版集团2008年8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这是一本讲书的休闲书,它的作者被认为具有最广博的知识和优雅的叙事风格。第149页,我喜欢这一段文字:“图书馆(或书斋)不仅是有秩序或无秩序的地方,它也是机遇的天地。书籍即使已经上了架,编了号,仍旧有自己的流动性。它自有一种能力,能以出人意料的方式集结在一起;它遵循相似性的神秘规律,遵循某种特殊的谱系,按共同的主题和兴趣而聚集。书籍被扔在无人理睬的角落里,堆在我们的床头,在纸箱里,在书架上,等了又等,等待将来有一天被挑选出来编目。”我有类似的感受,许多次,在书房里随意浏览那些书籍,我会突然感受到以前不曾呈现的主题的意义,它们从数百本陈列在那里的书籍的标题中涌现出来的,当然,还需要与我以前阅读它们所得的印象结合,此外,还有错综纠缠在一起的各方面的研究兴趣。

保罗.科利尔《最底层的10亿人》王涛译,中信出版社2008年7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作者是牛津大学非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他写这本小册子是要提醒我们关注全球范围内的贫困人口——他们绝大部分生活在非洲。可惜,我们周围那些“先富起来”的群体尚未广泛参与诸如环境保护运动、人和动物的权利运动、及志愿者组织这样的旨在实现自我价值的社会运动,否则,我推测,他们的“非洲假期”应早已引发了关于非洲贫困问题的讨论。这本小册子,于是可以列入“知识与情趣”,它告诉我们,非洲的贫困与长期的混战和无序的商业密切相关,这些长期混战和商业无序不仅是西方殖民史及其当代政策的产物而且也是全球化过程广泛扭曲的结果。对经济学家而言,这本小册子提供了“发展失败”的案例——首先是政策和执行机构的失败,其次,或更深层次,是将“现代化”等同于“西方化”所导致的失败。

管理学的新腔

  作者:□马浩/文   [2008-08-18 21:51:13 ] 

大家都是一如既往充满饥渴地翘首期待下午“最新管理秘籍”的问世,没人去追究上午的“全新管理宝典”到底有没有用

  国人叙事状景,甚是喜好宏大。恰如前些年基辛格博士的《Diplomacy》被译成《大外交》,这本《The Future of Management》也被夸张为《管理大未来》,或许因为作者之一曾经有过类似的著作被译为《竞争大未来》。如此“大”之,终究难以掰扯清楚到底是书大、作者大,还是书中描述的事体大,抑或给人的感觉大。总之,崇大、攀大,大概是国人的积极误读与自作多情。就算西文作者本人原本意欲“大”之,也通常不敢如此明目张胆。
  实话实说,加里·哈默(Gary Hamel)是一个悟性极佳、洞察力极强的作者。
  游走于世界一流的管理学者与实践者之间,自然会看到一些有趣的企业,接触到一些有趣的人,听到一些有趣的观点与事情。加之思维敏捷,文笔优美流畅,写出来的书,好看可读,并不奇怪。在当今“大师”满天飞的年代,称之为大师,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儿。然而,大师攒一本书,是否就注定是巨著呢?未必。此书亦不例外。
  看了一本书,听说一些新观点,知道一些新案例,受到一些新启发,足矣。如果一本书能够搞定乾坤,要么著者是天才,要么读者是蠢材,或者二者同时成立。当知,看一场梅兰芳的新戏,并不一定就窥知京剧大未来。但是,这并不影响欣赏梅老板的那场戏。仅此而已。以这种心态来读书,则像戏迷看戏品戏,书也就被摆在了适当的位置,其主要价值在于认知感应与审美体验。如此,此书尚值一读。
  如果谁搞个现代京剧《梅兰芳开创京剧大未来》,恐怕很搞笑;而更搞笑的是,这种搞笑本身已经被认为是严肃的艺术创作。未来的京剧界是什么样的呢?京剧,好在仅就旦角而言,就有四大名旦及张君秋,并非一枝独秀。未来的管理是什么样呢?是否家家学“谷歌”、人人仿“全食”(Whole Foods)?是否就是作者所极力提倡的那种所谓的“The”未来呢?作者如此地自信,恐怕给译者(或出版者)往“大”上走背书了默许。
  写一本书,提倡一种观点、说法,甚至理论体系,至少要介绍其概念基础、前提条件、适用范围,而这种写法,是畅销书所不屑关照的。畅销书首先要强调“传统的”或者“现有的”管理理论和方法统统都没用了。我们需要全新的模式云云。哈默博士此书的开篇,恰恰就是这样可以预见地耸人听闻。很难想象梅大师会说“传统的皮黄已经不适应现代京剧要求了,需要全新的声腔体系”。
  什么是新腔呢?接下来作者重申“管理创新”如何重要,并举例(Anecdotal Evidence)阐述如何创建“目标社区”和“创新民主机制”,同时强调要注重“时时进化创新”。然后,作者鼓励管理者“挣脱旧桎梏”“拥抱新准则”,开启创新思维,引领创新潮流,管理创新2.0,等等。按照保守的估计,再过20年,再写“管理大大未来”时,这些标题也仍然不会过时。只需将2.0改成3.5或者C21D30。
  记得当年陈岱孙先生曾言,浸淫于经济学说史之研究既久,每当一种新的理论出现,总是情不自禁地在心里掂量:这一理论在学说史上究竟能占一章,一节,一段,甚至只是一次提名。同样,一本书,在管理思想史上能否获得一次提名,换句话说,若干年后,一本书是否还会有人研读,应该是判断其存在价值的一个最基本的尺度。
  哈默与Prahalad教授当年有关战略意图(Strategic Intent)的描述可谓精彩,有关核心竞争力(Core Competence)的总结可谓扎实,映衬着学界众多学者的研究结晶。而其后的著述,则日益沉浸于自我营造的语境与灵感。虽如此,智者箴言,对许多初入道者而言,仍然会受益匪浅。
  一本有分量的著作所必需的案头工作,调查研究,分析思考,整理编纂等,其工作量,少则三年五载,通常十年八年,多则甚至数十年。按照这种标准来衡量,现在出书的周期可能已经短于当年日报新闻稿的准备周期。某些所谓的“大师”,一年能攒好几本书,而且自然是一本比一本新。至少各类日报不会自鸣得意地标榜说我们今天印的东西比昨天的新。
  而管理大师们的著作,基本上是上午刚出了本演绎“全新管理宝典”的煌煌巨著,下午就又出了一本诠释“最新管理秘籍”的力作名篇。
  如之奈何。大家都是一如既往充满饥渴地翘首期待下午“最新管理秘籍”的问世,没人去追究上午的“全新管理宝典”到底有没有用。虽是如此,读者与写手都要有些必要的自尊和自律才好。■

《管理大未来》,(美)加里·哈默、比尔·布林著,陈劲译,中信出版社2008年7月第一版。参见本刊2008年第16期“本刊8月荐书”

本文作者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管理学教授,北大国际MBA教授兼学术委员会主任,美国伊利诺依大学春田校区管理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