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中国股指的未来走势的一种可能性的说明 大熊何时到---在2008年回顾2001年的预测  

2008-07-28 16:5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可能性”的最重要定理就是“小概率事件必定发生”。比较NASDAQ和我们中国的股指走势,不难同意列宁同志的教导:“先进国家的现在就是落后国家的未来”。

 

按照DeMark方法,连续九次下跌(但第七次有些疑问)可导致至少一次上升过程。这是月线图,应以两年为行程,若反弹幅度为下降幅度的50%,则可预期攀升至4200水平?周线图底部已形成,或再延长几周?在月线图上的反弹,可能比较短促,似应在半年左右。但若果真如此,则反弹之后会再度下降,至1000点水平。若此次反弹时间远比半年缓慢,例如维持两年但幅度不超过3000点,则反弹或可转为长期的上升(请比较NASDAQ的情形,QQQQ股票价格)。

注意:我们在这里的探讨,目的不是为股民提供意见,而是试图辨识社会动荡的预警指标。当股票指数与更多民众息息相关时,它当然可能具有“预警”性质。

许多人没有从哲学角度审查过技术分析,却人云亦云,看不起它,这如同你们看不起中医一样,其实你们不懂得中医所根据的哲学。技术分析家们为什么拒绝阅读新闻及任何可能提供基本面信息的媒体?谁可正确回答这一问题,谁就是懂得了技术分析,甚至是懂得了东方思维(不论深浅)。

又从一年前我的博客文章里找出第一次探讨技术分析时的文章,贴在下面:

作为这几天博客讨论的初步结论,我写了这篇文章,感谢参与这里的讨论的诸位网友。这文章发表的时候,我会请编辑再次感谢你们的。

嵌入在转型期社会里的中国股票市场

汪丁丁

      转型期社会的制度特征,简单地概括,就是新旧制度共生演化,旧制度与新制度相比,固然有严重不合理之处,却仍显出许多合理之处,故而不能被新制度轻易取代。这一格局,表现在人们的日常行为中,成为“社会博弈”的背景——相对于日常博弈行为而言,它更具稳定性,尽管相对于稳态社会的制度而言,它更不稳定。日常的博弈,逐渐改变新旧制度既得利益群体的力量对比,从而最终完成新旧制度的更替。

可是这里所谓“新”和“旧”的制度要素(成份),因为不处于稳定状态中,因而是无法界定的。我们不能相信,更早存在的制度要素就一定是旧的并必将被后出现的制度要素取代。事实上,任何社会的“新”制度,都是演化形成的故而都含有旧制度的要素,而且任何社会的新制度的形成过程,都充满着对新的制度要素的检验和否弃,最后保存下来的制度要素,往往既有新的又有旧的。形式语言中的“新制度”和“旧制度”,必须基于两稳态制度之间的比较,而不能基于转型期内的观察。也因此,对制度演化的形式刻画(例如数学模型),非常艰难,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

      懂得了上面这番道理,我们就可明白,在转型期社会中,凡与制度相关或基于制度的行为,都会使这一社会之外的理论家们感到困惑不解,因为这里发生的事情显得莫名其妙而又似乎不是一片混乱。中国人的改革实践,在许多优秀的理论家看来,既不符合市场经济的逻辑,又不符合既有市场经济的实践经验,简直不可能有效。结果呢?令人困惑地,这些实践逐渐成为“有效的”,于是被称为“中国经济的奇迹”­━━虽重要而无法获得理论解释的现象,是谓“奇迹”。

      转型期社会里的行为,政府的、企业的、个人的、家庭的、以及任何可能有的人类行为的集合,例如“市场行为”、“生育行为”、“宗教行为”,都是“嵌入在转型期社会里的”。这是社会学家们的术语,用来提醒研究者,“行为”这一微观现象很可能依赖于“社会”这一宏观背景。

      这篇随笔的主旨,如它的标题所示,是探讨嵌入于中国转型期社会的股票市场的行为——微观如“个人行为”,宏观如“公共选择”,凡与股票市场相关的行为,统称“股票市场行为”。又因篇幅限制,所谓“探讨”,充其量就是将探讨所得的印象或结论,罗列而不论证,为要引出更广泛的对话。

      这一嵌入于转型期社会的中国股票市场的第一项特征,与成熟市场经济的股票市场相比而言,就是它的“市场风险”(market risk)远远超过了它的“特殊风险”(special risks)。例如,根据我的观察和询问,在中国,市场风险占总风险的比重,大约在70%以上,而在美国,这一比重只是30%,故在美国股票市场里,一套由15项投资工具构成的投资组合,就可有效分摊总体风险的70%,而在中国股市里,不论你用多少项不同类型的投资工具构成你的投资组合,毕竟,你只能有效分摊总体风险的30%,所谓“政策市”,道理也就在这里。因此,“分析”中国股市,最要紧,是对政治局势与宏观经济政策走向及结构的判断。注意,是“判断”,不是“分析”。其次,才是对各类“板块”的分析。

      嵌入于转型期中国社会的股票市场行为的第二项特征,仍与成熟市场经济的行为相比,是投资行为的普遍的短期性、临时性、投机性,从而偶然因素往往可以决定“大市”的走向。此处,短期是相对于长期而言的时间区间,例如,一年之内,至多两年,经济学家称为“短期”。比这一期间更短的,例如若干月或若干日,称为“临时”,包括了更短期的行为,例如以“当日交易”(day-trading)为主的行为。投机是相对于投资而言的行为动机,二者之间究竟怎样区分,凯恩斯以来尚无定论。不论如何,转型期行为,折现率极高,故以投机为主,是符合“理性选择模型”的经济行为,而以投资为主,反而不是理性行为了。

    嵌入于转型期社会的股市行为的第三项特征是股市里流传的各类信息,几乎与流言等价,不由不信又无可确信。这是因为转型期社会尚且不能提供市场机制正常运行的“支撑体系”——独立且可信的会计、统计、审计、法律、公司治理、场内交易、媒体监督、政府部门发布的政策等等,统统不能获得股市参与者们的足够信任,从而不能提供稳定预期所要求的决策环境和决策基础。后者尤其重要,任何投资决策都要求有足够可靠的数据。如果基础数据完全不能反映企业的基础,那么投资人的理性行为就是将投资转化为投机。

      懂得以上三项特征,对于任何试图参与当前中国股票市场的人来说,至关重要,远比关于“技术分析”(technical analysis)和“基础分析”(fundamental analysis)的书本知识更重要。例如,在能够进入任何特定股票的技术分析之前,更重要的是关于股票指数成份股的基础分析和关于“股票指数”的技术分析,因为你面对的市场,它的市场风险占总风险的比重超过了70%,而股指的“走势”,或许能够反映这一市场风险。又例如,对任何“阻力”或“支持”水平的推测,最重要的根据或许不是这一股票市场以往的表现,而是正在参与这一市场的人们当下的心理状况和知识状况。因为,多数行为不是投资性的,而是投机性的。更多的“例如”,留给读者自己去想象吧。

大熊何时到---在2008年回顾2001年的预测

先贴截至2008年1月28日的月线图,明显跌破支撑线,如果不能在4300获得支持则可能返回3700水平:

 

得闲翻阅以前的文章,见到这篇2001年为《财经》撰写的预测,觉得可以贴在这里,为诸友长期打算提供参考。先贴1930-2008道琼指数日线图,免去下文原图的粘贴工作。一定要先读我列出的五个关键词。

下文的下文的结尾部分,我贴在这里当作“摘要”:虽然美国人口最终将走进劳动力短缺(老龄化)时期,但长期的资本积累,特别是长期的教育投资,以及渗透到各个行业的网络基础设施和方兴未艾的生物技术,几百所在几乎全部科技领域占领导地位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将足以支持美国经济继续成长,只要美国人找回失落了的精神。……上面的预测,如果真发生了,就当然会极大地影响世界各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至少,从“国际关系”角度看,不论你处于地球的多么偏远的地区,你将无法回避“最后一个超级大国”对你所做的事情的关注和干预,当它行动的时候,没有谁可以不行动。于是,我们可以预期国际秩序在未来几年内会发生根本性重构,或许正是将要诞生的那个新秩序,把全球经济拖到顶峰再推进漫长的萧条。

文集《风的颜色》 

第五部分:白色

大熊何时到?

   从1985年以来,几乎每一个波浪理论专家都宣称过“大熊市”的降临,但大熊始终没有出现。事实上,随着最近两年道琼指数在10,000点水平徘徊而日益显明的另一可能性是:“大熊市”在2010年以前不会到来。

图一是1970-2001道琼指数月线图,比较清晰地显示出美国经济1980年结束“石油危机”(图示“阶段II”)以来“阶段III”上升浪潮的前三个子阶段:“第一浪”的终点是1987年10月的那次股市崩溃,“第二浪”大约延续到1990年下半年才结束,随后开始了埃略特论证过的三个上升子浪潮当中通常表现最强烈和延续时间最长的“第三浪”。

这里,技术上的困难是:如果这个“第三浪”在图一的1994-1995年那次“调整”时期就结束,看上去显得不足够强烈,不像是正常的第三浪。如果我们把1994-1995期间的调整看作“第三浪”的第一次调整(即第三浪的第二子浪),那么从图一不难看到,1997-1998期间的“调整”就意味着“第三浪”的第二次调整(即第三浪的第四子浪),随后的那个上升过程应当是“第三浪”的第五子浪,使道琼指数从8,500点水平上升到10,000点水平。

在这之后的两年里,道指在10,000点水平徘徊不前,这一形状如果在2003年以前被突破(不论是向上还是向下突破),就能够有力地支持上面说过的判断,即1999年下半年以来道琼指数的水平徘徊是“阶段III”的“第四浪”,其形状与“第二浪”恰好构成“相异结构”(alternative structure,即如果第一次调整的波形是“闪电”状,那么第二次调整通常就是“水平”状,这在波浪理论中被称为“相异”结构)。

这一判断与广为流传的所谓“阶段V的第五浪”(the wave 5 of the wave V)之后的“大熊市”预测相左,后者预测的那个“大熊市”需要30-50年的时间才能够完成,因为那是在埃略特的所谓“三百年长周期”当中的一个调整波浪。


让我们从图一的时间视角向更长期的视角扩张,如埃略特那样,以整个三百年的“道琼指数”走势图为分析框架,由于缺乏数据,我们只能把1925年以来的道指走势图打印出来,如图二所示。

图一:1971年1月-2001年8月道琼指数月线图

   图二为1925-2001道琼指数月线图,其中显示道指在1960-1980期间经历了长达20年的调整,让波浪理论家们争论不休的是,这一大调整究竟是“阶段II”还是“阶段IV”。为了支持“大熊市已经降临”的判断,人们必须把这一调整期视为三百年周期的第二次调整---“阶段IV”,从而1929年的大萧条就成为这三百年周期的第一次调整即“阶段II”。这一假设被称为“第五次浪潮”假说,因为从这里导出了第五次浪潮(“阶段V”)之后的“大熊市已经降临”这一判断。

但这一假设有三个难以回答的问题:(1)从图二可以明显看到,假如1960-1980期间的调整是“阶段IV”而非“阶段II”,那么最近的这次上升过程就成为“阶段V的第五浪”,但这个三百年周期的最后阶段显得太短促,虽然它的力度已经足够强烈;(2)根据埃略特理论家们公认的看法,第五浪之后的“调整”应当把对象带回到第四浪所在的水平上去。如图二所示,若“第五次浪潮”假设正确,“阶段IV”的水平就应当在道指1,000点左右,而这意味着道指从现在的10,000点水平再跌90%。目前很少专家能够接受如此激烈的判断;(3)如果所预测的是长期上升浪,人们通常不会追问这个问题,但对于长期下降浪,由于下降浪比上升浪猛烈得多(为完成同一幅度的变化,前者所需时间仅为后者的二分之一),人们便要追问这一猛烈下降的基本原因了。这就是为什么对于下降轨迹的技术预测总要结合着对基本面的分析才有足够说服力。“第五次浪潮”假设必须回答的问题是:未来几年内会发生什么样的全球危机能让道指从目前的10,000点水平跌至图二所示的1,000点水平呢?

现在回到我坚持的技术假设---1960-1980期间的调整是“阶段II”,在这一假设下,如这张图上第二个箭头所示,道琼指数大约还有8年左右的上升期,需要达到约20,000点以上的水平,然后再进入“大熊市”。这样,三百年周期的“阶段V”便显得足够强烈和长期了,而这一充分的上升阶段便足以令人信服地接受随后降临的半个世纪之久的“大熊市”。

(原文发表于《财经》2001年8月“双周试刊”)

道琼指数的“第四浪”调整

     我在《财经》2001年8月20日“大熊何时到?”(简称“熊文”)里面推测:如果道琼指数自1999年以来的水平走势在2003年以前被突破,不论向上还是向下,都将有力地支持“大熊不会在2010年以前降临”的判断。9月17日,华尔街重新开盘,道指跌破9000点,算是在技术上证实了我的这一判断,道琼指数正式确认了“熊文”图一所示的“第四浪”调整期。

     现在我们需要回答的技术问题是:这个调整期何时结束?从“熊文”图一走势看,这一调整应当首先把道指拉低到1998年8月的7600点附近,由于8000点线有足够支撑,故我们可以预期目前的跌势会在7500-8000点之间止住,费时约半年。然后开始向上攀升,不超过10000点关口,再度下探8000点支撑线,这一周期将费时一年。这样,大约在2003年下旬,道琼指数可以完成“第四浪”调整期,如有激励,可进入最终的“第五浪”强烈上升期---即大熊市降临前的七年冲刺。如我以前预测过的,这一强烈上升期将在七年内把道指推上20000点水平(参见“熊文”图二的第二个指示箭头)。只有从那里开始下跌,未来的长达半世纪的“大熊市”才是可接受的假说。

     重大历史事件往往有能力完全改变一个或许无药可救地衰败的民族的演变方向,促使其寻求“中兴”之路。2001年9月11日的惨案正在向全世界表明它恰恰是这样一个事件。美国人从沉睡中惊醒了,他们反思自己的“封闭”、“天真”、“狂妄”、“浅薄”、“物欲”、和“无价值感”,许多人不愿意再看电视广告,不愿意再听流行歌曲,不愿意继续奢侈,不愿意继续过“未经反省的人生”。国际恐怖主义行动终于把这个毕生躺在沙发里看肥皂剧的民族整个抛进了世界舞台,从今天开始,天下任何角落的恐怖主义行动都是美国全体人民关注的切肤事件。总之,我们惊讶地看到,早已消失了踪影的,两百年前曾激励美国崛起的清教精神,正在这个民族的心里神奇地复苏。

     如果说在短期内,刺激“有效需求”可以把刚刚陷入衰退的美国经济带出谷地,那么,在长期内,维持经济增长的更有效甚至唯一的政策目标,应当是以各种方式获得改善的“劳动生产率”---科学的发展、技术进步、制度创新,自然是主要的改善方式,清教精神所蕴涵的“敬业、创新、合作”(企业家精神的三大要素)则是更加经典和持久的改善劳动生产率的方式。

     虽然美国人口最终将走进劳动力短缺(老龄化)时期,但长期的资本积累,特别是长期的教育投资,以及渗透到各个行业的网络基础设施和方兴未艾的生物技术,几百所在几乎全部科技领域占领导地位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将足以支持美国经济继续成长,只要美国人找回失落了的精神。

     上面的预测,如果真发生了,就当然会极大地影响世界各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至少,从“国际关系”角度看,不论你处于地球的多么偏远的地区,你将无法回避“最后一个超级大国”对你所做的事情的关注和干预,当它行动的时候,没有谁可以不行动。于是,我们可以预期国际秩序在未来几年内会发生根本性重构,或许正是将要诞生的那个新秩序,把全球经济拖到顶峰再推进漫长的萧条。

(原文发表于《财经》2001年10月)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