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扼制瘟疫 青川全县动员外迁 青川堰塞湖腐尸造成水质污染 地震凸现城乡差距  

2008-05-25 08:1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扼制瘟疫 《财经》记者 任波 李虎军 扼制瘟疫 青川全县动员外迁 青川堰塞湖腐尸造成水质污染 地震凸现城乡差距 - 汪丁丁 - 汪丁丁的博客 /总第212期 出版日期:2008-05-26

遇难者遗体不是对公共卫生最大的威胁,关键是要保证安全的饮用水

  天亮了。
  这是5月23日,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了11天。早上7点多,迎着炫目的阳光,某防化团的几位防疫人员身穿防化服,走上北川中学教学楼废墟,喷洒消毒药水。对于奔忙北川防疫前线的上千名疾控人员来说,紧张的一天又开始了。
  目前,北川县城仍处于“封城”状态,只有防化部队等少数人员可以进入现场。在北川县卫生局的医疗防疫点,几位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否认了北川县城已出现瘟疫的传言。
  此前,官方曾经表示,北川县城封城,主要是考虑到余震和堰塞湖风险。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对《财经》记者说,从防疫的角度看,对北川县城进行“封城”,可以减少人员密度,从而降低传染病发生和传播的风险。
  从北川中学通往安县的道路两旁,记者看到众多防化人员在工作。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而在北川中学教学楼的废墟上,不时飘来尸体腐败的刺鼻气味。
  原北川中学的救灾指挥部附近,驻扎有中国疾控中心、江苏、河南、内蒙古等地疾控中心的疾控专业人士。他们的帐篷,密密麻麻连成一片。
  北川的紧张场面,正是目前灾区防疫工作的一个缩影。
  自5月15日起,四川地震灾后的医疗工作重点,已由抢救伤员转向卫生防疫。截止到5月23日上午8时,卫生部已向灾区派出3558名卫生防疫人员。
  在灾后现场复杂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中,卫生防疫工作需要面对的,是分布在近10万平方公里的灾区民众、十几万救灾人员、不计其数的废墟。要实现“大灾之后无大疫”的目标,挑战是空前的。

疫情风险潜伏
  地震三天后,随着时间无情地流逝,救援人员手中生命探测器的信号逐渐微弱下来。救援工作仍在继续,对生命绝不能轻言放弃。但是,及时将医疗救援的重点转向卫生防疫,是对生者的生命负责,也是适时、恰当的决策。
  世界卫生组织(WHO)西太平洋办公室“应急和人道行动”技术官员阿土罗佩思甘(Arturo Pesigan)医生,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疫情危险高峰期,往往分布在灾难发生后十天至一个月之间。
  在此次四川震区,整个区域的供水系统、居住环境、卫生设施都遭到严重破坏。震区灾区群众只能集中居住在帐篷、棚屋等简易居所,还有大量人员甚至只能露宿,由此产生的大量垃圾和废弃物,必然滋生细菌和病毒,造成鼠类和蚊蝇肆虐;一些遇难者遗体来不及掩埋,腐败后滋生病菌;大量建筑物倒塌,垃圾废弃物遍布;禽畜尸体腐败,污水满溢;一些日常用品如桌子、床等都可能携带传染病病菌。这些都具备了大量传染病传播的条件。
  水源的污染,则是滋生疫情的重要威胁。地震以后,遇难者遗体腐败后所滋生的病菌,也可能污染水源。原来集中的供水全部被破坏,不少灾区群众不得不利用当地的井水、河水等充当饮用水,大大增加传染疫病的几率。 
  在北川,记者发现,穿过县城的一条河流已经呈现灰绿色,河流两边大量残垣断壁,不少遇难者遗体尚待处理。
  佩思甘医生对《财经》记者指出,导致瘟疫发生的原因,并非腐烂的遇难者遗体本身,而是不安全的食物、缺少安全的饮用水、缺少个人卫生所需的用具,以及缺乏安全环境卫生的安排,等等。
  实际上,震后食物短缺,食品卫生状况恶化,从而发生食物中毒等食源性疾病的潜在危险也在积累。据卫生部门透露,目前灾区每日腹泻人数比例非常高。
  由于灾后生活环境恶劣,人们体力透支,营养不良,人体免疫力也会在一定时间内下降,这更给各类传染病以入侵之机。
  同时,一些地区的公共卫生服务有可能中断。尤其是在农村地区,计划免疫工作本来就是公共卫生服务的薄弱环节。对儿童的计划免疫如不能保障,会潜伏疫情风险。
  医学专家还提醒,震区内除了分布在近10万平方公里内的灾区民众,还有十几万外来救灾人员骤然聚集。非常时期,他们的生活不能得到很好的安排,加之工作量大,水土不服,这些均可能加剧传染病流传的风险。
  卫生防疫专家表示,根据以往经验,霍乱、甲肝、伤寒、痢疾、感染性腹泻、肠炎等消化道传染病,乙脑、黑热病、疟疾等虫媒传染病,鼠疫、流行性出血热、炭疽、狂犬病等人畜共患传染病,以及破伤风、钩端螺旋体病等,都可能是地震后可能引发的病症。而对于一些常见传染病,包括流脑、麻疹、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的防治,也不可掉以轻心。

防疫任务艰巨
  有专家分析,从客观环境看,此次汶川大地震的防疫难度和任务的艰巨程度,甚至大于当年的唐山大地震。
  唐山地处北方地区,气候比较干燥,很大程度上可减少疫病的传播几率。而四川震区处于多雨的森林地带,震后四川连续降雨,大量水库、堰塞湖等出现险情,增加了由洪涝灾害扩大疫情的风险。加之夏季本身就是传染病高发期,当地湿热环境也容易滋生病菌。
  《财经》记者还了解到,此次地震震区分别为鼠疫、炭疽等传染病疫源地和高发区,防疫压力必然增加。
  卫生部有关资料显示,地震波及的甘肃、青海、云南、贵州等地区均分布有鼠疫疫源地。其中,四川甘孜州的石渠县为青海田鼠鼠疫疫源县,德格县为2007年确定的喜马拉雅旱獭鼠疫疫源地。2006年至2007年间,攀枝花地区曾在农村家犬血液中检出一份鼠疫F1抗体。
  更令人担忧的是,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凉山彝族自治州原本即为炭疽流行区。炭疽是由炭疽芽孢杆菌引起的人兽共患性传染病,多数情况下,患病动物的血液、粪尿排泄物、乳汁,病死畜的内脏、骨骼直接感染人类或污染环境,是感染的重要来源。
  潜伏的疫情风险,正需要大量人力投入,而地震又严重削弱了当地的防疫力量。
  以北川为例。大地震之后,县人民医院186名医护人员中,就有7人确认死亡,90多人失踪,全县仅剩下一名外科医生。在县疾控中心,主任吴姗姗和多位同事不幸遇难。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乡镇卫生院的工作人员被紧急抽调到县救灾指挥部,参加医疗防疫工作。
  地处四川盆地北部边缘的广元市青川县,在汶川地震中受灾严重。据率先抵达的救援人员估计,在青川县下属多个乡镇,因地震死亡人数皆达到当地人口的70%以上。广元市青川县抗震指挥部医疗组有关人士也向记者介绍,当地不少乡镇卫生院已被地震完全摧毁。而基层乡镇,正是以往防疫工作的薄弱环节,目前需要大量外援。
  药剂的短缺日益显现。青川县该人士5月22日向记者表示,目前当地除消炎止痛药品以及治疗普通感冒发烧等疾病的常规药物,消毒杀菌的药剂也面临巨大的缺口。他告诉记者,当地及各乡镇每日用于消杀,需要1吨左右的药物,实际供给远远不足。
  他还透露,当地青川县红光乡已被倒塌的山体掩埋,倒塌的山体阻断了下行水源,在红光乡原址形成一个堰塞湖;随着水位升高,不但有决口形成水灾的危险,更有可能令疫病随洪水向下游散播。
  与此同时,四川震区山高路险,震后滑坡、泥石流等次生灾害频繁,抢通后的道路交通状况并不稳定。交通受阻也导致重灾区卫生防疫药品无法及时补给,人员进入十分困难,为防疫工作平添障碍。
  《财经》记者了解到,北川漩坪乡卫生院有几人在地震中受伤。紧接着,卫生院又被一个小型堰塞湖的湖水淹没,只有少量药品被抢救出来。该卫生院共有13人,另有10名每年只领600元补助的村医,负责着全乡共9000多人的医疗防疫。
  目前,该卫生院未受伤的八名医护人员中,只有陈素川一人负责防疫。苦于缺乏消毒药品,他们目前只能等待救援。可是,通往山下的道路被阻断。5月20日,卫生院几位医护人员翻山越岭,步行近八个小时来到县救灾指挥部,才背回一些药品。
  “现在防疫工作的艰难程度,是以前完全想像不到的。”绵阳市抗震指挥部医疗组一位潘姓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说。

重点是水源控制
  几位防疫专家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均提到,面对疫情风险,最关键的措施就是控制水源。
  中国疾控中心一位营养与食品专家说,保证安全饮用水,对于灾后防止传染病流行尤为关键。
  佩思甘医生也表示,要确保安全可饮用水持续、不间断的供应。这是减少水源性传染病爆发风险最重要的防御措施。
  他特别指出,认为遇难者遗体是疾病和瘟疫源头、对公共卫生威胁最大的观点是不准确的。他说,在灾害中遇难的人,如果生前处于健康状态,就不太可能成为疫病源头。而导致遇难者遗体腐烂的微生物,并不具备引发在活人中传播疾病的能力。许多公共卫生领域所担忧的传染病毒介质,在死亡发生时可能存在于人体中,但在人体死亡后的几小时内往往会自行消亡。
  佩思甘医生强调,瘟疫是否、何时会发生,并不取决于如何处理遇难者遗体,而是如何管理幸存者。在他看来,对遇难者遗体的误解,导致了在关键时刻人员和资源的错配。同样,来自媒体的误报也可能导致政府采取不适当的行动。比如,在遇难者遗体区域喷洒消毒液,或是用石灰覆盖遇难者遗体等,这些行动成本高、费时费力,需要复杂的后勤和协调,会分散宝贵的人力物力。
  事实上,绝大部分疫病传播,均与水有关。如霍乱、伤寒、痢疾等细菌性传染病传播途径是水源,传播快,发病率极高。这几种传染病,均有有效的抗菌性预防治疗药物,如果爆发流行,可以尽快组织治疗和预防性投药,把病死率降低到最低限度。
  但同样通过水源传播的甲、戊型肝炎属于病毒性传染病,一旦发生流行,发病率高,持续时间长,没有有效的治疗药物。尤其是戊型肝炎,在中国人群中免疫屏障很低,易感人群主要在青壮年,发病者病情较重、黄疸性多见,孕妇的病死率高。如果水源持续被粪便污染,而当地居民不得不饮用生水,则极易造成大面积流行。
  此外,钩端螺旋体病、出血热、疟疾、乙型脑炎、轮状病毒、鼠疫、炭疽等传染性疾病,多数也直接或间接与水源污染有关。其中钩端螺旋体病是直接接触水传染的疾病;疟疾、乙型脑炎是虫媒(蚊虫)传染病,间接与水有关。出血热、鼠疫是动物(鼠)传染的疾病,是因水灾引起鼠的迁移而传播的疾病,也间接与水有关。
  地震过后,卫生部已第一时间向灾区派出卫生防疫队。目前,防疫队在灾区主要的职能有三:一是对水井内的水源等进行严格消毒,并向灾区群众宣传饮水卫生;二是对各种接触物污染物进行消毒杀菌,教会灾区群众科学处理垃圾;三是为当地民众注射疾病疫苗、隔离染病者等。
  此外,需要建立一些简易厕所。这些厕所应按防疫要求,远离水源,方便群众急需。
  在此特殊时期,要在短期内改善灾区恶劣的居住环境、饮食与饮水条件,绝非医疗队和卫生防疫人员所能实现。对在现场的灾区群众来说,即便是用于饭前便后洗手的洁净水源也非常紧缺。在现有条件下,大量使用消毒液洗手又并不现实。
  《财经》记者了解到,在北川,自然水源已完全不能饮用。对于一些没有条件饮用瓶装水的灾区群众,疾控人员正在采取各种应急措施。四川省自贡市疾控中心的宫吴健介绍经验说,一种含氯制剂的泡腾片,可以对泉水和井水进行消毒,他和同事们已为附近村民派发了大量泡腾片。
  5月18日,卫生部编写了鼠疫、霍乱、炭疽三种传染病疫情应急处理预案,并正在组织编写其他部分重点传染病疫情应急处理预案,将陆续印发各地。
  5月23日,记者看到北川县救灾指挥部帐篷门口贴出公告,宣布将于5月24日对北川县城3.3平方公里范围实行直升机空中消杀。届时,公安机关将对消毒区域严格实行临时管制措施。
  这无疑是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防疫措施的一个积极信号。然而,对于分布更为分散且面积广大的乡镇区域,防疫措施在现有条件下能否落实到位,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本刊记者曹海丽、罗昌平对此文亦有贡献

四川青川再遇6.4级强余震 《财经》记者 罗昌平 《财经网》   [ 05-25 18:04 ]

此为汶川大地震后震级最高的余震。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后,迄今共有4次6.0级以上地震,此前的最大余震为6.1级。

  【《财经网》专稿/记者 罗昌平 发自四川成都】5月25日16时20分左右,四川境内再次发生强余震,《财经》记者所在的成都、绵阳等地均有强烈震感。
  当日16时30分左右,美国地质调查局(简称USGS)率先发布消息称,中国四川省境内的北纬32°57′至东经105°45′之间,发生5.8级地震。随后不久,四川省地震局新闻发言人证实,四川省抗震前方指挥部综合省地震局等各方消息初步测定,青川一带发生6.4级强余震。
  此次余震来袭时,《财经》一名记者正乘坐公共汽车路经绵阳市安县秀水镇,由于车身开始狂抖,经司机引导,所有乘客集体下车避震,现场人员反应相当迅速。
  《财经》另一记者所在的成都市琴台路,亦有明显震感,大约持续约半分钟。部分市民很快从建筑物中跑出。位于成都闹市春熙路一带的高楼,则出现较大的摇晃,余震持续近30秒。此后又间断地轻微摇晃。
  据悉,北京、重庆、西安等地也有明显震感。重庆市一位市民告诉《财经》记者,她所在的重庆市区有强烈震感,桌上的杯子被震倒后破碎。
  此次发生的余震青川县隶属四川省广元市,位于“5.12”大地震震中汶川的北部。据中国地震台网中心测定,截止到5月25日12时0,汶川地区共发生4.0级以上余震178次,其中4.0至4.9级地震151次,5.0至5.9级地震23次,6.0级以上地震4次(不包括主震)。在此次余震发生之前,最大余震为6.1级。
  目前尚在青川的一位人士告诉《财经》记者,6.4级余震发生后,青川县城及一些乡镇受影响较大,目前已发生了伤亡事件,并且部分道路被封。据天气预报,自今晚始青川地区将有暴雨。
  此前的5月15日,有网友发帖称,美国地质勘探局官方网站曾发布预告:“四川汶川县地震震源向东北方向迁移,地壳已出现大范围持续破裂,未来两周陕西西安市、甘肃天水市等地可能连续发生7级以上强震,请当地居民提前预防,并迅速相互转告”。
  中国地震局官方网站就此声明称,经查,在美国地质勘探局的上述网页上,只有汶川8.0级地震及其余震的震中分布图,并没有任何关于地震震源迁移及未来两周陕西西安市、甘肃天水市等地的地震预报意见。网上的上述说法应属于误传或谣传。■

青川全县动员外迁 《财经》记者 赵何娟 《财经网》   [ 05-24 21:23 ]

外迁灾民初定人数三万,外迁地点除四川本地外,计划往浙江、陕西安置一万人

      【《财经网》专稿/记者 赵何娟 发自四川青川】5月23日,青川县政府向下属受灾严重的乡镇政府下发了通知,动员灾民外迁,外迁地点除四川省内,还包括省外的浙江、陕西。
      23日当晚,青川县抗震救灾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关于移民安置,目前青川县已经定下初步安置三万人的目标,计划在县内条件较好的乡镇安置一万人,广元市其他区县安置一万人,省外安置一万人。省外安置点主要在浙江和陕西。根据国务院规定,浙江省是青川县的对口援助省份。
      青川县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浩生也于23日对外披露称,目前,浙江省政府和陕西省西安市政府已经明确答复同意接收青川县的部分受灾群众,青川将向浙、陕两地外迁山区群众一万人以上。
      《财经》记者获悉,23日下午,青川县政府已经开始通知下属多个乡镇,积极动员辖属灾民,通过外迁移民来缓解安置难题。外迁将根据灾民本人意向和基本情况来衡定。
      但据《财经》记者了解,浙江省对于是否接受青川移民还存在疑虑,目前仍然还持保守态度,并未明确同意。浙江省委宣传部已向当地媒体提出了不予报道与转载的要求。
      济南军区派驻青川的某驻营部队一位营长表示,他们在营救过程中都发现青川大多以山区为主,很多地方根本不适应人生存,没有一座山头没有裂缝,居民生活也极其不便,他们在营救中都深深感到交通与通信不便所造成的困难,也造成了第一时间营救的难度。
      记者跟随驻营部队前往通知并动员灾民外迁时也发现,灾民多居住在深山之中,山路崎岖,移动设备也没有信号,而从山底乡政府到山上最近的居民家中,徒步需走了近一个小时,而不同灾户之间相隔最远也都要步行两个多小时。一路上,还不断发现滑坡的山体,还有裂缝。
      然而,灾民心中对于外迁也仍存疑虑,主要是担心要承担一部分移民安置费用,“我现在是一千块钱都拿不出来了。”灾民董明权站在自家位于大院乡的塌方房屋前担忧,虽然他也很想迁出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确实已经不适合居住了,因为每年不是山洪就是地震。”
      发生这次大地震后,董家对面的山已经严重滑坡,家后的山上则已经出现了近半米的裂缝,目前他们全家十来口人都不得不挤在家旁边的帐篷里勉强过活。另外,灾民也担心到了外面没有合适的工作岗位。从浙江打工回家的李橘梅说,如果迁到外地,一家这么多人的工作和小孩学习问题也都得有妥善的安置才行。
      对此,青川县政府宣传部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定下的外迁原则还是以自愿为主,根据群众申请分步实施,外省市的具体接收也还看与相关省市谈的结果。所以目前还未形成具体的搬迁方案。
      据悉,自“5·12’’大地震以来,青川已经连续发生多次强余震,余震对于青川的毁灭性影响,远远高于主震。由于多次余震影响,青川县的乔庄狮子梁山从中间断裂,造成了严重的堰塞湖危情。受邀在青川考察的成都科技大学专家说,青川地理位置险要,其位于陕西、甘肃、四川交界处,位于南北两条地震带交界处,虽然死伤人口不及北川,但其地质破坏度,远远被低估。《财经》记者23日驱车绕道多个乡镇前往青川县城的路上也发现,其下属大多乡镇都位于地势险要的山区之中,由于至今仍余震不断,道路两边不断出现滚石,青川县内每天发生余震的频次仍在至少七八次左右。
      因此,李浩生认为青川向外移民已是迫在眉睫,目前,青川的灾民安置问题非常突出,对于那些生活条件确实非常艰苦恶劣的群众,异地安置是最好的选择。
      根据青川县委宣传部提供的最新数据,截止24日10时,大地震已经造成当地直接经济损失551亿元。全县死亡4623人,失踪199人,受伤14367人,其中重伤1689人,受灾人数达到25万人。全县城乡居民房屋和机关办公楼全部受损,垮塌房屋83万间1210万平方米,房石、曲河、沙洲、木鱼、石坝等乡场镇夷为平地,大部分村社民房荡然无存,全县25万人无家可归,灾民全部露宿在野外。水、电、气、油、路、通讯等基础设施全面瘫痪。  ■

青川堰塞湖腐尸已造成水质污染 《财经》记者 赵何娟 《财经》杂志   [ 05-24 21:15 ]

尸体在水中浸泡,已经腐烂,造成水质污染,青川县已请求国家环保部支援对堰塞湖水进行治理

  【《财经网》专稿/记者 赵何娟 发自四川青川】《财经》记者获悉,地震重灾区青川县目前堰塞湖的危险已经得到初步的控制,但堰塞湖正在发生的水污染危机却刻不容缓。
  因此,5月23日下午,青川县委书记李浩生在向国家有关部委作救灾报告时,紧急呼吁国家环保部支援青川堰塞湖水治理,避免造成瘟疫传播。

次生灾害频发
  李浩生称,青川红光乡东河口石板沟山体滑坡掩埋群众700余人,山体崩裂,堵塞河道,形成了三个总库容为2000万方的堰塞湖,尸体在水中浸泡,已经腐烂,造成水质污染,特请求国家环保部支援对堰塞湖水进行治理,避免造成大的污染。
  据青川县委宣传部人士介绍,当地通过自然溢出、人工疏导、分级消能相结合的方法,及时排除了堰塞湖险情。目前,堰塞湖的危机已经基本得到控制,但环境问题,却十分突出,很多乡镇被掩埋的死尸都还没法清理。
  据《财经》记者了解,截至24日下午,环保部门已有价值6000万的处理设备正运往青川。
  青川县在此次大地震中,地质灾害频发,据统计,发生地质灾害50处。除形成了三个堰塞湖外,县城背靠的狮子梁山体出现大裂缝,在变形山体的拉动下,县城北面的山体比南面整体下滑一米多,现在,青川县城街面出现明显下陷,有大量的危石悬吊在半山坡,直接威胁县城25万群众的安危。
  在发现狮子梁裂缝后,青川县政府紧急派出工作组到重点地质灾害现场处理。国土资源厅、水利厅、成都理工大学等专家组也赴前线检测和会诊。
  在5月21日下午,青川抗震救灾指挥部已紧急疏散山脚下直接受灾害体威胁的民众近9000人,并24小时派专人监测,设立了危险区警示标志,严禁人员进入危险区。

防疫压力
  摆在青川面前的,还有并存的防疫压力。在严峻的医疗防疫压力下,全国派出了上海、安徽、天津、陕西等多支医疗救助援助队伍,包括省内的医疗队伍,共有1456名医疗队员派驻青川,其中医务人员613人,卫监人员192人,疾控人员651人。目前青川县城和下属乡镇,都有卫生医疗援救队驻点,每个村都专门设有一名医疗援救队员进行对口培训和指导防疫工作。
  根据青川县医疗卫生抗震救灾指挥部向《财经》记者提供的最新信息显示,在有伤口的病人中,感染率高达80%。
  “抗灾中医疗和防疫需要并重,而科学的病房管理极为关键。”据天津抗震救灾医疗9队负责人介绍,当地的临时医疗帐篷已经被分成内外两科,输液室和治疗室分列单设,内可分成隔离病房及感染病房,外科分成感染区、非感染区以及清洁区。及时将内科传染病、外科伤口感染和清洁伤口的病人区分,以避免交叉感染,特别是恶性传染病和气坏性坏疽的发生和传播。
  据介绍,气性坏疽是一种由产气荚膜杆菌通过接触方式传播流行的恶性传染病,严重者须立即截肢而保存生命,在疫区有伤口者是高危人群,必需通过临时病房分区管理及伤口换药双氧水冲洗等方式,切断其传染源及传播途径。
  灾后,青川县指挥部便统一印制了《地震灾害卫生防病现场操作手册》,对灾区派出防疫工作人员,实施大面积的消毒,加强疫病监控。指挥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灾区未发生于地震相关的传染病流行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然而,记者在走访中也发现,不少灾民反映,家里小孩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发热、感冒、肚泄,甚至皮肤过敏的现象,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地震有关,有的已经送去医院检查,有的因为身在乡下交通不便,也仅仅只是在村卫生队简单处理。■ 

汶川地震已造成全国60560人遇难

《财经》记者 何华峰 《财经网》   [ 05-24 18:31 ]

352290人受伤,失踪26221人;共接受国内外捐赠款物261.01亿元

  【《财经网》专稿/记者 何华峰】据民政部报告,截至5月24日(周六)12时,四川汶川地震已造成全国60560人遇难,352290人受伤,失踪26221人,紧急转移安置1438.564万人,累计受灾人数4550.9241万人。
  5月24日16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根据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授权发布了上述数字。
  民政部报告,截至24日12时,共接受国内外捐赠款物261.01亿元,其中实际到账捐款171.47亿元,已向灾区拨付36.79亿元。向灾区调运的救灾帐篷共计44.814万顶、简易房35458间(比前一日增加17124间)、被子241.9347万床、衣物330.4526万件、燃油33.6万吨、煤炭72.3万吨。
  卫生部报告,截至24日12时,因地震受伤住院治疗合计75086人,已出院40644人,院内死亡3484人,仍有23864人住院,从四川转外省市治疗4274人,救治伤员总数289457人。
  中国地震局报告,截至24日12时,共监测到4级以上余震178次,其中5级以上27次,6级以上4次。
  财政部报告,截至24日14时,各级政府共投入抗震救灾资金151.11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投入110.95亿元,地方财政投入40.16亿元。■

地震凸现城乡差距 《财经》记者 李虎军 《财经网》   [ 05-25 18:45 ]

如果不能把灾后重建的重点放在农村,数以万计的灾民可能心理失衡,引发深层的社会危机

  【《财经网》专稿/记者 李虎军 发自四川绵竹】“在此次大地震中,市区的建筑受损相对较轻,而乡镇一级的建筑损失相当惨重。这凸现出中国城乡建筑质量的巨大差距。”在地震灾区绵竹市,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首批赴四川灾区抗震救灾专家团副团长段德罡对《财经》记者说。
  连日来,段德罡及其同事在绵竹各地奔走,评估当地各类建筑物的安全状况。他们发现,在地震中,绵竹市区内建筑物的受损相对轻一些。在高烈度的地震冲击下,“绵竹市内绝大多数建筑物并未倒塌,而该市汉旺镇、遵道镇等建筑倒塌却极为严重。”
  据段德罡分析,之所以造成如此差距,主要是因为在乡镇一级,居住比较集中,人口较多,但建筑物的规划、设计和施工监管力度均不及城市。事实上,在此次地震中,乡镇和农村房屋的损坏率最严重。
  《财经》记者在地震发生后第二天抵达灾区。十多天来,记者清晰地看到了巨大的城乡差距。在广大农村地区,诸多房屋既缺乏科学设计,更谈不上施工监管。而农民限于财力,房屋质量普遍不高。这成为地震灾区普遍的问题。
  记者发现,灾区农村住房基本上是一层或两层,房屋密度也比较低。此次地震发生在白天,农民大多在外面,地震发生时,农民有更多的机会逃生。而如果不幸发生在夜晚,因农房倒塌造成的伤亡就会很大。
  中国政府未来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农村地区建造既安全又经济的生态建筑。这是一个比地震应急救援更大的难题。
   “如果都像城市那样,要求农村所有房屋建造时必须有专业设计,估计中国所有的设计力量加起来也不够。显然,应该采取更加灵活的办法。”段德罡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正计划与香港某基金会和一所大学合作,在四川灾区建设一个村镇示范点,试图摸索出一种新的农村房屋建造模式,为灾区的村镇重建,乃至全国的村镇建设提供借鉴和参考。
  但是,段德罡认为,目前各方面对灾区乡镇和农村的重建关注不够,缺乏详细而具体的计划。目前灾后重建已经开始。但段德罡通过实地调查却发现,政府的注意力还在城市的重建,“受灾城市即将重建,受灾村镇怎么办?”段德罡问道。
  事实上,除了住房安全,受灾农民更值得政府关注。大地震后,广大农村的幸存者首先是庆幸自己幸免于难,但他们很快就不得不考虑长远而具体的生计问题。
  在段德罡看来,农民本就属于弱势群体,大地震对农民的打击可能比城市人更为沉重。这些农民可能会因灾失去土地,而从政府得到一些补贴,但对于他们来说,要想恢复到地震前的生活,政府的补贴无异于杯水车薪。
  “当前要解决的不仅是灾民的居住,更重要是,政府必须考虑其长远生计。如果没有适当的扶持机制,如果不能把灾后重建重点放在农村,数以万计的灾民可能心理失衡,变成难民,引发深层的社会危机。”段德罡警告说。■

多难兴邦与制度建设

胡舒立 扼制瘟疫 青川全县动员外迁 青川堰塞湖腐尸造成水质污染 地震凸现城乡差距 - 汪丁丁 - 汪丁丁的博客 /总第212期 出版日期:2008-05-24

中国需要一个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的、权力与责任明晰的、落实到专门机构、中央与地方分工明确的巨灾风险管理体系

  中国有史以来就灾害不断,近年来更有愈演愈烈之势。从SARS到禽流感,从年初的冰雪之灾,到本月的汶川大地震,大灾频仍,旱涝台风亦连年肆虐。诸灾之中,尤以此番汶川大地震最为惨烈,令国人世人心灵震撼,激情涌动。
  有道是“多难兴邦”。过去的两周,举国哀恸,国人对此古训必是感慨良多。但是,多难并不必然兴邦。当我们由激情而思索,由思索而行动,从大规模的救人赈灾,转为更大规模的灾区重建,进而转为未来更大范围的减灾防灾,我们仍需不懈地探索和建立崭新的巨灾防范体制。
  答案越来越清晰:中国需要一个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的、权力与责任明晰的、落实到专门机构、中央与地方分工明确的巨灾风险管理体系。这样的体系注重未雨绸缪,注重科学专业,注重多方配合,尤其注重可执行性。数万骤然逝去的生命再度警示我们,建立这样的体系是何等重要和迫切!
  这一体系必须对自然灾害区分轻重缓急,界定政府和民间的责任,并且有全社会的广泛参与。
  这一体系当能对巨灾风险进行识别和评估。需要统一管理,需要科学对待,需要成本投入,尤其需要法治意义上的公开透明。
  风险识别和评估的范畴远比“预报”或预测广泛,其核心内涵是风险识别和信息共享。即使眼前没有灾难发生,全社会都应知道自己面临何种自然风险的威胁;灾难发生的概率、程度如何?危害多大?涉及多少民众,多少房屋、道路、桥梁、厂房、商场?有多少属于经济存量的资产暴露在风险范围之内? 种种变量需要随着经济发展作出动态分析。
  这一体系注重未雨绸缪,当能把自然灾害的后果尽可能降低。古今中外无数血的教训告诉人们,必须把关注的重点从对巨灾的事后反应,逐步转移到事前防范。现在,许多人在反思学校、幼儿园的建筑质量。其实,所有人员密集的公共建筑和设施,都应该对建筑的防灾标准作出明确而严格的规定。若要行之有效,还需辅之以配套的激励与惩罚机制,并且有专门的机构跟踪检查和执行,并有充足的资金保证。否则,“豆腐渣工程”仍然无法根除。
  在1923年9月1日发生的日本关东大地震中,也曾出现大量校舍倒塌、学生集体遇难的惨剧。此后,日本秉持“学生的生命维系着国家未来”的理念,明确规定,学校教学楼必须使用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模式钢筋混凝土结构。从那时起,学校便成为每一个地方最牢固的建筑,成为地震后灾民的首选避难场所。不过,在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中,仍有部分校舍倒塌,随后,日本政府实施基于新标准的“校舍补强计划”。然而,13年来,这一计划未能全面落实,公立中小学经费相对不足是重要原因。日本的经验和教训,都可为中国镜鉴。
  当然,怎样的事前防范,都不能完全省却灾后的救援。时间就是生命。此次汶川大地震告诉人们,救灾行动艰巨复杂,其紧急迫切与艰险的情势,不亚于一场浩大、复杂的战役。在巨灾瞬间发生之后,如何才能确保不失分秒地作出正确反应?我们迫切需要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建立对突发性巨灾的综合协调反应机制,协调各方力量,及时、有效和可靠地对灾害展开救助。
  地震等自然巨灾之摧毁力令人悚然。应对灾厄,民众需要具备防灾抗震的知识和物资储备,而政府和社会组织在救灾行动中,其人力、物力等资源,需要明确优先顺序,作出合理安排。军队与地方各部门的救援协调更需要统一、专业的指挥。享有采访自由、尽职尽责的媒体,也应当懂得如何以专业素养,尊重救灾行动大局。
  综合协调的巨灾风险管理体系离不开有效的融资安排。地震发生后,多渠道社会捐赠场面感人,成果显著,所集资金也正可成为此次救灾资金的重要补充。但也应当看到,灾后社会捐赠,特别是普通群众的捐赠,主要是一种爱心表达;而民间慈善机构的有组织捐赠和国际援助,也只能起到资金补充作用。救灾资金主渠道仍然也只能是政府财政资金和政府主导的巨灾保险与再保险机制。须知首当其冲的永远是最弱势群体,而纵使在目前中国财政资金较为充分的情况下,其上限仍然存在。有了行之有效的巨灾保险与再保险体系,还可以通过与风险挂钩的保费与赔付机制,反过来正面影响巨灾的防范,例如,激励和约束建筑标准的提高和执行。
  当然,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不可避免地需要让公众确信捐赠资金得以高效安全运用,需要让财政救灾拨款及时到位,需要执行严格的采购政策和程序,并且尽可能地公开透明,等等。此次巨灾过后,海内外华人乃至国际友人,不分妇孺贫富,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确保捐赠钱物的使用高效透明,其意义超越经济,事关民族凝聚力的长远。
  说到底,对巨灾的管理,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体现其公共治理水平。制度从建立到完善,从纸上规划到深入人心的实施,需要多年的持续努力,亦难免付出沉重的代价。当前,民气可贵,理当抓住良机,高瞻远瞩地思考和设计巨灾风险管理的制度框架。
  中国正处于多灾时段,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中国政府对防灾已给予相当重视。从由国务院副总理挂帅的国家减灾委员会,到去年8月下发的《国家综合减灾“十一五”规划》,无不表明对巨灾风险的防范和治理,已经提上政府的议事日程。此次国家领导人在数小时内亲临巨灾现场,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广大军人和民众奋不顾身、顽强尽责地抢险救人,更是令世人动容。然而,从年初的冰雪灾害,到如今的汶川大地震,都显示出既有机制尚不能完全满足实际需求。面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现实,现行高度军事化的救灾模式之有效性值得肯定,但也必须看到其中的不足。同样值得警惕的是,无论如何,不应将强有力的政府简化为“大政府”,甚至因此缅怀命令经济的“优越性”。
  灾难恐怖总会过去,重创的伤口需要平复,但是,这次地震肯定不是中国遭受的最后一次巨大灾害。成千上万的生命和血泪的教训,不会也不应淡忘,必将促进中国建立起一个综合协调的巨灾风险管理体系。这是中国的历史责任,也必将成为中国对人类社会的重大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