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民航业每年需补充2000名飞行员---中国天空之上的安全之弦  

2008-02-04 18: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行员瓶颈

《财经》记者 季敏华 张娜 《财经》杂志   [ 2008-02-04 ]

至2010年,中国民航业每年需补充2000名飞行员,但现有培训输送体系无法满足这一需求。紧缺的飞行员市场正在绷紧中国天空之上的安全之弦

  【《财经》网专稿/记者 季敏华 张娜】1月初,六名南方航空集团(下称南航)的飞行员连续数日在南航广州总部大楼前静坐,要求南航批准他们辞职的要求。四个多月前,他们以工作超过负荷为由提出辞职,但未获批准。
  这是持续数年的飞行员危机的又一次爆发。
  2006年6月,东方航空公司(下称东航)的七名飞行员申请离职未果,曾在东航上海总部大楼前绝食抗议,引起舆论大哗。
  2007年5月,东航云南分公司飞行员郑志宏因辞职遭单位索赔1275万元。经劳动仲裁,最后判赔70万元。
  自2005年以来,类似的劳资纠纷在东航、国航、南航等三大航空集团和各地方航空公司屡屡发生,劳资矛盾不断激化,甚至发生了种种过激行为。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起淮估计,现在全国已经辞职但没有走成的,至少有200名。“这些人都不能正常飞行,还有回老家种菜的。”这使得本已供不应求的飞行员市场更显捉襟见肘。民航总局为此几度出台政策和规定,但效果有限。
  究其根源,一方面是中国民航市场近年来迅速膨胀,另一方面是飞行员培训市场因体制痼疾而无法及时满足,导致飞行员缺口愈来愈大。
  从2000年以来,中国民航市场的客货运量分别以年均16.1%和13.6%以上的增幅猛涨,特别是2004年,客货运增长高达38.4%和26.3%,甚至有飞机因飞行员不足而不得不在停机坪“晒太阳”。
  危机还在继续扩大。按照民航总局“十一五”计划,全行业将净增725架飞机,五年间需要补充9100名飞行员。为此,民航总局要求国内在此期间,每年至少培养2000名飞行员。但业内认为,以中国现有的飞行员培训能力,缺口达3000名以上。
  北京泛美国际航空学校(下称泛美航校)遭重罚,是这一系列危机中最新的一起事件。1月11日,新任民航总局代局长、党委书记李家祥在全国民航工作会议上,批评泛美航校在培养飞行学员飞行训练中造假、伪造飞行经历。据民航总局披露,泛美航校伪造了85名学员的培训飞行时间,并安排其毕业。民航总局已勒令这85人全部回校补课,补足飞行小时。
  在市场人士看来,泛美航校的问题固然源于航校违规操作,而归根到底,反映出的仍是飞行员市场短缺的痼疾,以及背后的种种体制之结缠绕多年,至今无解。
 
“泛美事件”背后
  据《财经》记者了解,民航总局要求泛美航校从2008年1月1日到11日停训整顿,并要求重整教学大纲,不合格人员全部下岗。目前泛美已经在整改后恢复训练。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泛美的问题“只是小问题”,在其他航校也多少存在,怎么解决飞行员短缺,才是大问题。
  泛美航校是国内首家运营的民营航空训练学校,成立于2003年11月,注册资本7770万元,股东为四名自然人。学校有石家庄、包头和邯郸三个飞行基地,目前拥有49架飞机。学校号称全面借鉴欧美培训大纲和教学、运营体系,全程采用英语教学,并为此招募大量外教,高峰时达60余名。
  按规定,学员在泛美航校经过14个月的培训周期,完成六个执照的考试以及252小时的飞行小时数(若为航空公司的学员,则完成232小时,其余20小时可在公司培训),即可毕业;培训费在55万元到58万元之间。2004年9月1日,泛美航校正式开学,第一期学员是由海航和东航分别委托培养的32名飞行学员。
  此后,各期招生迅速推进,招收人数较第一期翻倍,各为60人。至2007年10月,最新入学的第十期学员开始学习。绝大多数学员为航空公司付费委托培养,包括南航、海航、吉祥等逾十家航空公司。
  然而,学校承诺的14个月培训期,从第一期开始就未能兑现。2007年4月17日,第一期学员终于在学校石家庄飞行训练基地举行毕业典礼,并交付雇主航空公司。此时,距离他们入学已有两年半的时间。“等待”二字是泛美学员在学校培训期间最频繁听到的词语。
  一位学员不满于课程的拖延和对飞行机会的漫长等待,在网上发帖说:“看着自习室窗外,停机坪上一动不动的DA40和DA42,心里又恨又爱。”据这篇网文称,学员在两个月内只轮到两三次飞行的情况时有发生,逾期不能毕业更是常态。
  文中还抱怨学校的教学计划制定与实施混乱,学员生活条件艰苦等问题。学员对学校所推崇的外教教学亦时有微词,认为外教“十分散漫,由于个人原因,经常无端调整课程时间,延长课程总跨度”。
  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泛美航校的一位在校学员指着这篇文章称,“这是我们的心声。”
  即使是被学员批评的外教,亦有人对学校颇多抱怨,称由于空域管制、天气状况和固定航班等限制,使他们无法投入良好的状态。学校也陷入不停地招外教,又不停地流失教员的恶性循环之中。
  对于各方指责,泛美航校的高层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力陈在中国办一家民营航空学校的诸多困境。据这位高层透露,学校使用的小飞机需要缴纳21%的进口税,高于大飞机的成本;由于训练起落频繁,飞机起降费用高昂;此外,还有来自航油供给方面的成本压力。在政策方面,航校在选择基地、飞行保障、空管等各个方面,都需要满足民航法规的要求。
  事实上,这位高层没有明言的是,最大的困难来自空军对飞行空域的限制。“申请航线需要空军的允许。如果航校的航线是空军的主要训练航线,肯定会受到限制。空军一飞,航校就不能飞。每一次飞行都要报空军批,包括飞行航线和高度。如果空军有什么活动,航校的航线必须马上取消。”知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据悉,空军对石家庄地区空域管得特别严,大部分地方都不让飞,泛美航校主训基地已搬至包头。
  由于决定权高度集中,且信息不透明,业内一个公开的秘密是,为了获取必要的飞行时间,各航校往往需要支付高昂的“灰色成本”。此外,天气因素也会导致很多适航机会失去。以泛美航校为例,航校位于石家庄、包头和邯郸的基地,经常出现恶劣天气或空气污染,减少了很多飞行时间。
  中国在国内培训飞行员的机构,目前有隶属民航总局的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民营的北京泛美国际航空学校和深航投资组建、2007年9月19日挂牌的深圳鲲鹏国际飞行学校,以及中美合资的青岛九天-斯巴腾国际飞行培训学院有限公司等。其他诸如中国民航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都是与航空公司合办培训中心,在国内上理论课,去国外进行飞行训练。另外,也有航空公司与国外飞行学校联合培训。
  民航总局飞行标准司的一位官员告诉《财经》记者,中国在航校管理上是开放的,国有、民营、合资都可以,但审批依据《民用航空器驾驶员学校合格审定规则》,对人员、航空器、设施、训练课程和科目、考试都有一套详细的要求。
  但由于空域的限制,中国飞行员的瓶颈并不能通过增加航校就可以解决。
  空域管制困扰中国民航发展由来已久。据悉,前民航总局局长杨元元曾为此专门上书国务院,称“民航的发展受到空域的制约,希望改变一下体制。”但收效甚微。
 
留不住的飞行员
  对任何一家航空公司而言,培训飞行员都是一个财务、时间成本极高的工作,而现在,很多国有和传统航空公司遭遇的主要问题是,辛辛苦苦培训多年的飞行员在新进航空公司的高薪诱惑下,人心浮动。
  一般来说,学员在航校要经过14个月左右的培训才能毕业,花费至少50万元。毕业之后,飞行员还要在航空公司经受严格的锻炼,至少要再经过五六年才能升为机长、独立飞行。整套培训费用基本上都由航空公司支付。因此,一旦有飞行员要跳槽,牵扯问题极为复杂,航空公司通常会拒绝辞职申请或要求高额索赔。
  这一问题,自中国民航业向民营开放以后越来越突出。2003年,民航总局批准设立鹰联、春秋和奥凯航空。截至目前,中国已有五家民营客货运公司。这些民营航空公司在2005年投入正式运营后,因为没有飞行员储备,开始从国有航空公司招揽其急需的机长人才。飞行员辞职事件也从当年凸显,有关赔偿金的争论屡见不鲜。一些航空公司对飞行员流动规定了1%-3%的比例,但现实流失要严重得多。
  至今,东航在其兰州、西安、武汉等分公司的飞行员,已有数十人辞职离开。一位东航高层解释说,主要原因是东航过去几年实行“上海保卫战”,将很多地方公司的飞行员调到上海总部工作,却没有解决他们及其家属的户口和两地分居问题。“东航前两年对飞行员关心不够,与其管理有关系。”他说,“(飞行员)来了以后,投诉无门,只能一跑了之。”
  虽然大公司有很多优点,比如“开大飞机有保障;飞机维护、保养和后勤保障制度完善,安全性好”,但民营航空公司开出的高薪仍令飞行员们趋之若鹜。一位南航中层说,南航给机长的年薪是60万元,但民营航空公司开价是100万元。
  一位国航飞行员表示,长时间的飞行令人疲惫。根据规定,飞行员每月飞行时间不能超过100小时,三个月不能超过270小时,一年不能超过1000小时。“国外一般每年飞五六百小时,但我们基本上每年900小时,非常疲劳。规定连续工作七天,必须有两个连续的休息日,但直到去年,都没有执行过。最近,民航地方局查得比较严,所以才得以执行。”
  这自然是中国民航市场近年来蓬勃发展的结果。据悉,中国2004年有1279条航线;2006年增至1336条,净增57条航线。航班增长更为迅猛。这从飞机数量的增长上可见一斑,据业内人士称,近两年,每年飞机数量的增长都接近150架。
  《财经》记者获悉,由于业内飞行员短缺,目前基本按飞行上限制定工作量。飞行员在飞行前还要做有关航路数据、资料、天气、航线等各种准备,飞行回来亦有很多繁杂事务。
  但是飞行员的流动不像其他行业一样可凭个人意愿。国航将飞行员视为国有资产,东航、南航也为转会设置了高额索赔的屏障,一些绝食抗议事件即由此引发。
  南航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南航“培养一名机长要花上千万美元,从‘大一’的费用就全包,包括去国外培训两年。回国以后,还要让他们用模拟机训练,这种飞机一个小时要500美元,还要让他们用空飞机进行训练。”因此,南航六名飞行员提出辞职后,南航提出辞职飞行员要交300万元赔偿费,但遭到拒绝。
 
摇摆的转会政策
  目前,类似纠纷出现后,最常见的解决途径是诉诸劳动仲裁和法院,往往耗时年余甚至更长。民航总局对于飞行员流动的态度,则几经摇摆。
  2004年,民营航空出现之初,民航总局曾推动将飞行员的地方性执照改为全国性执照,使飞行员的流动成为可能。民航总局规定,新设航空公司必须拥有三架飞机,并按一定的人机比例配备飞行员。由于培训一名成熟的飞行员至少需要四五年时间,民营航空公司初期的解决办法,就是从其他航空公司挖人。
  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说,该公司已通过这种方式聘用了近60名飞行员,以机长为主。此外还有约60名飞行学员在培训阶段,亦将逐批毕业。“我们一开始就预订了20架飞机,所以,在飞行员储备上准备较早,目前不缺飞行员。”
  同年开飞的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则面临飞行员短缺的问题,甚至被迫将飞机闲置于机场,等待飞行员到位才能开飞。
  在东星航空的60名飞行员中,有13名来自东航武汉分公司,他们均经过了四五个月的劳动仲裁,最后共向东航赔付929万元才完成转会,其中代价最少的一名飞行员赔了40万元。但兰世立告诉《财经》记者,这样的价格已是过去时。
  兰世立称,公司的兴趣主要是能独当一面的机长,目前赔偿价格平均在300万元左右,其中包括210万元的转会费和根据各地生活标准不同而给的安家费。
  大量的人员流失让国有航空公司忧心忡忡,担心一旦放开会引发更多飞行员离开,因而强烈反对放开允许飞行员流动的政策。压力之下,民航总局很快下发了新的规定。
  2004年10月27日,《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 保证飞行安全的通知》规定,“对辞职的飞行人员,其飞行执照交用人单位所在地的民航地区管理局暂存保管;飞行纪录和航空人员健康记录本由用人单位封存保管六个月后交所在地的民航地区管理局暂存保管。待条件成熟时,积极研究交相关协会保管的办法。”这一规定使得飞行员流动变得非常困难。
  2005年5月,民航总局等五部委又出台了《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 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规定招聘飞行员的航空公司,不仅要支付70万-210万元不等的转会费,且必须征得原单位的同意。
  此政策出台后,劳动仲裁和法院判决成了一纸空文,法院也逐渐将此五部委文件作为审判标准。新文件收效有限,只要原单位不同意,矛盾双方就陷入转会僵局。
  2007年下半年,由于民航业发展迅速,一些大中型机场超负荷运转,60座机场的设施容量饱和或接近饱和。民航总局开始实行全行业的宏观调控,并宣布在2010年以前暂停对新设航空公司的审批。同时规定严格控制新成立航空公司运力增长,严格控制飞行员超时飞行等。
 
瓶颈难破
  但政策的收紧,并不能抵挡中国民航即将到来的飞机交付高峰。
  据2007年9月民航总局公布的数据,“十一五”期间民航将净增725架飞机,为此需要补充飞行员9100人,业内估计缺口达3000人。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的一位领导对《财经》记者表示,以购机数量来算,一架飞机配八个机组,即至少16人,这样下来,每年需要2000名到2500名飞行员。波音公司的预测则更高,认为如果考虑到退役飞行员的数量,中国未来20年需要5.5万名机长。
  美国目前有20万名飞行员,其后台培训资源十分丰富,仅佛罗里达州就有100多所飞行学院。而目前中国只有五所正式挂牌的航校,且90%的飞行员来自于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
  该校成立于1956年,总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截至2007年2月,共有171架飞机,已订购即将交付使用的另有60架。以往该校每年培养约600名飞行员。2005年扩招后,生源翻倍,目前每年也仅能完成培训1000名到1200名飞行员。
  此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及航空公司设立的培训机构另觅他途,将学员送国外培训,以应对严峻的短缺问题。《财经》记者获悉,通过此渠道每年培训至少200人-300人,多的时候300人-500人。据一位业内资深人士介绍,“由于国内空域限制成本高,在国外培训费用跟国内差不多,而后者回来后,外语、独立操作能力、素质都高得多。”
  一些国外航校也加入了培训中国飞行员的队伍。2006年2月,美联航获得中国批准,在美联航丹佛培训中心,为中国的航空公司飞行员提供培训。
  除了培训领域,民航业通过部分启用年龄超过60岁的飞行员,以及聘用外国飞行员等方式,来缓解紧缺。航校也开始在合理缩短培训周期方面殚精竭虑,2007年12月,飞行学院开始实施MPL课程理论教学试点,即学员经过约200小时的飞行驾驶训练和驾驶舱资源管理培训后,可直接获得“航线运输飞行执照”。
  然而,这些措施各有弊端与局限,不能从根本上改观紧缺难题。“归根结底,是我们的机动空域太小,这个资源没有利用好。而这个瓶颈必须要改变空管体制才能突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

(全文详见2月4日出版的2008年第3期《财经》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