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真心祝他们幸福---转贴汪丁丁文章“想象生活”  

2007-07-27 13:0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是私人性质的,为这一对美好的年轻人写的。他们婚礼的日子是2007年7月27日。

 

想象生活

汪丁丁

 

      我想象,我认为,我确定,杨明是在1970年代即将结束的时候出生的。朱云是他的未婚妻,几天之后,在某一种仪式之后,她将是他的妻子。我们人类有许多不同意义的仪式——生、老、病、死,或与此类似的观念,或比它们更重要的观念,只要被感受为具有重要性,就会有相应的仪式,或迟或早,被创造出来。什么仪式可以让未婚妻成为妻子呢?我想象,是一顿饭,被称为“婚宴”。为什么在吃过数万次饭之后并且将要继续吃数万次类似的饭之前,某一顿饭被赋予“婚宴”的意义?当然,那仪式也可能在“教堂”里举行,或者在“登记处”,或者根本不在任何特定的地点举行,仅仅是“同居”。

      总之,他们要成为夫妻了。关于这件事情,至少有两种态度。持第一种态度的人相信,哪怕地球上曾经出现过数百亿对夫妻,此时此地这一对夫妻,他们之间的“缘分”,仍然具有某种唯一性。惟其如此,才可称为“缘分”。持另一种态度的人相信,人类能够想象从而可能实施的任何行为,种类毕竟有限。因此,当地球上已经出现过几乎无数对夫妻之后,任何即将出现的夫妻,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是以往存在过的某种关系的再一次发生而已。两人之间的某种关系的第N次重复,似乎不应被认为是“特殊”的,因为那已经是某一“类”关系的集合里的第N个元素了。

      让我想象,或在想象中描述他们的外表吧。一个人的“外表”,怎样界定呢?可能存在许多层次,随着我对一个人的了解程度,我可以在想象中逐渐延伸我的描述,从那些被认为是外表的层次逐渐延伸到不再被认为是外表的那些层次。后者,它们当中最深层的,可以被称为“内心”或“心灵”。不过这是一个太艰难的概念,以致我不能想象它可以有任何定义。

不论如何,从外向内,另一个人可以想象这个人。又似乎有许多路径可以让意象从外部延伸向内部。例如,从服饰到面孔,再到语言和信仰。又例如,从周围的气氛到呼吸,再到动作和表情。当我们说“外表”的时候,我们所说的是意象的哪一条路径呢?

所以,带有很大的随意性,我只描述他们的眼神吧。朱云的眼神里总含有“迷茫”。这是什么意思?是迷惑和茫然的混合吗?是她自己感到迷茫还是她让另一个人感到迷茫?我不知道。不过,我推测,从云层向下坠落时的失落感,或许可以带来这样的迷茫。从云层向下坠落时,你不明白为什么,你感到失落但不明白原因,可是你特别希望知道原因,这样,你的眼神里或许就有了迷茫。杨明的眼神,最初并且始终含有“嘲讽”的意味。那是什么意思?嘲弄与讽刺的混合吗?我认为对他而言不很确切,我觉得他的嘲讽有些像说“你别逗我了”时的嘲讽。友好,但不信。是对他见到的世界的不信吗?还是对他自己的不信?我不知道,不过我推测,他眼神里的嘲讽,确实有几分对自己的不信,于是那嘲讽转变为“自嘲”。由此就发生了他眼神里包含的另一成份,那就是“忧伤”。在今天我们生活的世界里,眼神里含有忧伤的男人,在许多女人看来是很可爱的。“可爱”?似乎不确切,尽管她们是这样说的。我认为是一种迷惑,甚至就是迷茫,由此才发生了爱意。

于是,我推测他们之间是存在着那种被称为“爱”的情感的。爱,几乎是与心灵同样艰难的一个概念,或许更少可能有任何定义。例如,黑格尔的定义:爱,就是自我不欲成为自我。这当然可以说是一种定义,它凸显了爱所包含的“自相矛盾”——仅在旁观者的视角下才有这样的自相矛盾。又例如,克里希那穆提的阐释:爱,是与时间无关的现在发生的真实状态,是毫无保留的敞开,是保持最高警觉的宁静与幸福。

我认为爱比心灵更少可能有任何定义,理由在于,每一个人都有心灵,却未必每一个人都曾在爱的状态里。注意,这种状态与时间无关,它是单纯的“现在”——没有“过去”和“未来”,惟其如此,与时间无关,爱是永恒的。也因此,我们记忆中的爱,不能再被称为“爱”,就像我们想象中的“爱”不是爱一样。于是,当你不在爱的状态之内时,你就不能声称你“知道”爱,哪怕你在回忆中知道你曾处于爱的状态内。

如果我接受克里希那穆提关于“爱”的上述看法,我将不能说我知道“爱”。因为当我说“知道”它并且我知道我正在这样说的时候,我要么处于它之内于是我不能有时间知道它,要么不处于它之内于是我不知道它。

如此看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只能想象爱而不能知道爱。说实话,“知道”,这是一个很成问题的语词。因为它要么意味着“知”并且可以“说出”所知的,要么意味着关于不可说的“道”有所知。这两件事情都很难,甚至难以想象。既然如此,我根据什么就认为杨明和朱云之间有可以称为“爱”的情感关系呢?我所根据的,如此看来,其实是想象,而且不是关于爱的想象。我只能从他们的眼神,根据通常被认为与“爱”有关系的其他概念,尤其是我对那些概念的想象,推测可能存在于杨明和朱云之间的情感关系与被称为“爱”的情感之间的关系。

以上是我的分析,对我想象的他们和我自己的可能生活的一种分析。须知,不经过这样的分析,任何言说都是无意义的从而无关紧要。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