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常识与知识和经验与统计之间的复杂关系 批评与回应之二十五?  

2007-06-24 08:4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补充:我发现一到练真格的时候,那些痞子都不见了。不是说我“不学无术”吗?来练练?别躲着。哈哈哈哈。这样吧,给你们三年时间修炼修炼,我等着。真没劲!哪怕是提一个问题呢,也比沉默好。

补充:我认为这些关系非常复杂,是有根据的。试读康德的《逻辑学》和《纯粹理性批判》关于“先验逻辑”到“图式”的演变,以及后来者如普特南或施特劳森的作品,再读应奇1996年论文《概念图式与形而上学》,各位可知其复杂性。况且,我还收集了晚近支持这一见解的脑科学研究报告,贴一张图在下面:

如我列出的关键词所示,这是一篇探讨“常识”、“知识”、“体验”、“统计”之间复杂关系的博客日记,它缘起于两位网友对我前天日记里关于“筷子事件”的感慨的批评。这两位网友,其一是“知了无眠”,态度正确,是对话。另一是“往事随风”,态度不正确,无法对话,只可删除。不过,他们的批评是应当认真对待的,因为有道理。

“知了无眠”的发言:“这类产品所需的木材,统统是边角杂木,是大片森林的“下脚料”,加工成筷子。日本需求旺盛,同时,为当地工人带来一些收益,聊胜于无。”汪老师,这个筷子的问题,您犯了个缺少调查的错误。出口日本的筷子从来用的不是下脚料,而是原木,并且要求极高,也就是成品率非常低,耗材极严重。每年的木材消耗量大的惊人,这个您可以查海关数据,大连口岸每天的出货量是多少?资源消耗太大了。确实应该禁止生产使用。另外,日本进口筷子使用后全部回收作成新闻纸返销中国。这个只能怪我们环保不力和加工技术落后了。呵呵!

“往事随风”的发言:我懒得登录,所以我自己去开了个BLOG,我的发言被定义成谩骂,OK,我自己去开个BLOG来批一批你的这篇文章.顺便我还把我的观点摆在这里:1、日本每年从中国进多少木筷?2、日本使用中国木筷都是一次性的(曾在参考报中有见过发表,内容是说日本还在从中国进口一次性筷)3、日本为什么不用自己国内的森林来造木筷。(难道它们没有边角料?)有本事,你把网上的发言都删了?

由此引发的我的看法:筷子的故事,如我在日记里说的,是我深信不疑的一位最擅长社会调查的朋友告诉我的,我仍相信这一故事的真实性,至少,在那一所林场是真实的。但我非常同意“知了无眠”的看法,官僚体制的行为准则是,韦伯说过,“努力最小化”。所以,凡政策,一定要“一刀切”,否则就行不通。这样,我们的政策从来就等同于法律。难道法律不是这样的吗?可是,政策不同于法律,因为社会要求政策更具灵活性和短期性。也因此,政策制订的权力是交给部委的,不是交给最高立法机构的。但官僚们追求努力的最小化,所以他们只能执行“一刀切”的政策。林场与筷子的故事,于是很可能不真实——就普遍情形而言。但我相信那位朋友亲自调查得到的,是真实故事。于是,引发了我要探讨的问题:个人体验与常识之间,常识与知识之间,以及常识与统计之间的复杂关系。这套关系当中,许茨(Alfred Schuetz)曾阐述过“常识”与“知识”的关系,我至今采纳这一阐述【参阅我的《制度分析基础讲义II:社会思想与制度》许茨篇】。观察五常和其仁的经济分析方法,我常常想到的,是他们为何主要根据个人观察就可洞悉经济社会运行的真实原理?难道原理不是普遍的?难道普遍原理不能通过统计规律表达自己?当然不是。牛顿之后,我们承认现象之间的统计规律很可能导致科学原理的表达。一个人的体验未必是常识。后者是多数人承认的并体验的。所以,其仁和五常教授,必定有一种天赋,将个人体验转为常识。其次,常识不是知识,许茨的论证,知识是基于常识的“二次建构”,但更sensitizing【丁丁注释:可译作“对现实更敏感”】。杜威对哲学的解释,哲学的全部意义在于让我们对现实世界更敏感【丁丁注释:而不是更迟钝】。诸位可将五常和其仁的文章与其他经济学家的文章比照着读,高下立见。为什么呢?因为前者的知识是基于常识的二次建构,对现实通常更具敏感性。其余的经济学论文,多半是官僚项目的应景文章,少数则是数学系或应用数学系的家庭作业,都与现实问题毫无联系,或者让读者对现实变得更迟钝而已。现在我需要探讨常识及其二次建构与统计之间的关系了。周知,五常与其仁,素来不喜欢讨论统计数据。理由很多,例如,“统计行为”在中国是极大地扭曲了的。这可以是一篇博士论文的主题,供那些在西方大学里的中国学生们选择论文题之用吧。别以为统计数据是“客观的”,世界上从未有过“客观”数据。波普说:从未有过“Data as such”,与他对话的那位脑科学家如获至宝,茅塞顿开(参阅波普著作《脑及其自我》或许没有中译本)。一切统计数据都与统计行为有关。一切行为都与激励机制有关。可是,这两位网友的批评难道没有道理?有,只是不深刻。我们在中国从事经济研究,应追求的境界是:体验——常识——知识——统计规律的检验。这当然也是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训练。先写至此处,等各位发言。最后回答“张狂来了”的一些发言,他(她)批评我狂妄,以“五常”称呼张五常教授。可是,他(她)有所不知,这是我们之间多年的称呼,在香港大学就习惯以“名”而非“姓”相互称呼。况且,如五常曾告诉广大学子的那样:“我和丁丁的关系是三代关系,你们不知道罢了。”难道我不能亲热一些称呼他吗?劝告你以后不要张狂,是因为世间太多的特殊事件,你从不知晓。所以我们才对上帝怀有敬畏之心。至于你的性别问题,容我日后细细说来。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