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知识分子之间的交流如此艰难 ---批评与回应之二十三?  

2007-06-23 10:4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则日记批评了经济学家,引来的不是同行的发言,反而是外行的发言,友好言论之外,还有许多谩骂,可称为“外行垃圾”,已经扫除干净了。禁止不登录者发言之后,友人王成军写了一篇感想,我很愿意附和着发表一番看法。先贴他的发言:

汪丁丁 在上文中提到:
薛兆丰与我的关系更具戏剧性。他曾写过一篇“走火入魔的汪丁丁”,我在夏威夷时,有人推荐给我读了。我当时无感觉,因为写文章用了曲线,难道是值得大惊小怪的吗?至于“错得一塌糊涂”,我认为是读者不懂而已。可是,他有一定理由批评我,因为我的文章,如果读者大多不懂,就需要重新解释了。于是我又写了几篇文章,发表在同一份刊物上,解释我那条曲线的经济学理由。我相信解释得很清楚,不会再有类似的困惑。可是,由此我便知道了兆丰的文章,风格远比陆兴华和方舟子平实,与后两者相比可说是判若冰火,但仍显得太火爆,太毛躁。后来,兆丰经其仁介绍,与五常教授一起到杭州来,我们谈得很愉快,算是前嫌冰释。再后来,我认为他走上了正轨,因为他出国了,而且是到布坎南的那家大学,师从一位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这样,我认为,他在思想上将是我的同道了。所以,我认为,与方和陆相比,薛的**遗风,是延安的,不是西安的。若是西安的,则无药可救,是人格障碍,所谓“偏执狂”。若是延安的,则经过学习和思考,总可成熟并改变的。

看到你们几位学人的博客 有点感慨 为何讨论起问题来 是那样的艰难 真正的有建设意义的能够带有信任和信心的对话很不容易形成和进行。

我的回应:成军,如关键词已经指示的那样,我以为,教育失败延续足够长的时期,就肯定会培养出无数缺乏境界的知识分子。因为,知识不是境界。后者与智慧有关,需要冯契所谓“转识成智”的过程。前者不过是认知过程,凡生命都有认知能力,没有质的区分。在正常社会环境里,统计而言,境界与年龄成正比关系。但我们生活在非稳态的转型期社会里,以我在各种社区内的观察推测,这一正比关系的反例极多。非典时期,我在杭州街头义务阻止随地吐痰行为,结果遇到相当多的吐痰者,是老年人。孔子“七十,从心所欲不愈矩。”那是最高境界了。转型期社会的“矩”是什么呢?怎样把握并“从心”因势利导这样的“矩”呢?都是极大的问题。我刚刚到浙江大学任教时,工作证尚在办理,故出入大门时往往遇到保安人员的阻止。尤其是,出租车不准入校园,可是,私家车随意出入。有一次,我与保安发生了对峙,我坚持认为对待车辆应平等。当然是秀才遇见了兵,虽然我可以直接去找他们的部长,但为一点儿事情兴师动众,缺乏的是境界。这就是境界不够高的表现了。相比之下,有一次我见到唐孝威院士在校门口,可能也被保安截住了。老人和颜悦色,等候在一旁,可能是希望遇见出入校门的熟人可证明自己的身份吧。这就是一种比我更高的境界的表现了。话题回到你所发的感慨,为什么现在的知识分子之间,交流艰难?这一问题,我记得许纪霖大约三年前也问过我。他是研究当代思想史的,以上世纪九十年代作为对比,他发现本世纪初叶中国知识份子之间格外缺乏交流的心态。我以为,今天或许我应当发表自己的判断了:这一现象与我们教育的长期失败密切相关。在任何社会里,杜威曾论证,教育的基本功能只有两项——其一,灌输核心价值观,其二,培养工作与生活技能。进入二十一世纪之际,Howard Gardener为教育增列第三项基本且更重要的功能——批判性思考能力的培养。请问,多少年了,我们的教育向受教育者灌输了什么样的核心价值观?延续两代人的教育失败,当然导致“满大街的劣质家长带着他们的劣质孩子”这样的现象。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知识分子们,尚且有心情坐在一起,就各自不同的政治态度与学问立场相互倾听。与八十年代相比,金钱诱惑已经出现了。但与现在相比,那仍是一个没有金钱诱惑的时期。至少,我们没有商品房也没有汽车,大家见面聊天,最好的待遇是品尝美食。后来,教育经费迅猛扩张,官僚项目泛滥,知识分子几乎都被“招安”了,因为项目经费可以为他们报销许多开支,甚至为他们支付购房和购车款项(匪夷所思)。这样,多数学者似乎不再有心情谈论学问,因为真正值钱的已经不是学问,而是项目以及为项目所发表的文章数目了。市场的本质是要激发每一个人的劣根性(贪欲)从而让每一个人努力工作(不必知道工作的意义)。既然没有问学的心情,当然也就难以坐在一起谈论学问,何来相互倾听?如果坐在一起,多数情形是相互评审项目,今天我评审你的项目,给一个“优秀”,只为明天你评审我的项目也给一个“优秀”。境界日益降低至如此程度,每一个人只不过是别人的工具,就像别人也是他的工具那样。难怪学术腐败难以遏制!我认为,教育经费的迅猛扩张,同时教育政策与教育制度改革极端滞后,这本身就是教育失败的延续。请各位继续发言,但必须登录之后才有权发言。这里应当继续扫除那些垃圾,直到人们终于觉得谩骂是自讨没趣时为止。

贴出这则日记后,读到“笑我痴”的发言,觉得应一并贴出,表示我对兆丰的信任,也表示我对“笑我痴”的感谢:

汪老师有所不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在您在SOHU开博不几天,薛兆丰老师的博克上就出现了那篇“走火入魔的汪丁丁”的文章。因为我喜欢薛老师的文章,所以经常关注。我读过他的《经济学的争议》。里面就有批您的那文章。我在他博克上的那文章后回了帖子,出于义愤,我说薛老师略显小气了些,都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了,竟然在汪老师开博的这几天发这文章,这不是挑衅吗?事实上,他一直发的是新写的文章,那些旧文章不发的。其实以前我就和薛老师通过信。这次,我又专门询问了这事情,我问,那文章是您发的吗?那博克是您经营的吗?结果,薛老师回信说,他的SOHU博克是有人帮打理的,是SOHU的人帮打理的。这样,我才知道真相,原来好多名家的博克都是有人帮忙打理的。而从薛老师发那文章的事件可以看出,这些人有什么企图?他们有时是出于阴谋地想挑起网络口水战!恕我用阴谋二字。薛老师可能出于我对那些人的谴责,没给我再次回信,呵呵。事实上,在我在那文章后面回帖子后,那文章在第二天就被拆除了。我想我的猜测是对的。所以,我很佩服那些亲自打理博克的名家,觉得他们很负责,毕竟自己是言说者,而且是出名的言说者啊。如果让人经营博克,也该有个底线啊。在SOHU的社区里,而不是博克里,那些口水战和所谓焦点都是那些媒体故意炒出来的。哼!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