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请给行为经济学第一讲提意见 并继续张贴“人格与理性选择” 附行为经济学授课时间和地点  

2007-05-08 20:2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同学抱怨无法注册甚至无法找到我在浙江大学这门课程的课程安排,故张贴在这里:行为经济学2007年夏季全校选修课程,教室:玉泉校区第七教学大楼404教室,时间:每星期二下午1:15-4:30,第一讲的讲义大约还有20份。

请今天听课的同学提出看法,并参与这里的讨论。注意,你也可以“悄悄留言”,在左栏内。注意,发言请围绕五个关键词。下面继续贴“人格与理性选择”:

 

对儿童的人格心理学研究,主要是对儿童情绪的研究,这类研究表明,即便是两岁儿童的群体,其情绪特征的差异也仅仅部分地与基因遗传有关,其余则与儿童的教养和社会差异有关。对成年人的人格心理学研究表明,成年人的人格差异与他们在儿童期的情绪特征的差异有显著的相关性。

近年来,西方人和中国人都常引用的一种民间看法是:“性格决定命运”。这一看法涉及人格倾向与人生幸福之间的隐秘联系,它意味着,有些人格不能适应人格主体所处的社会情境从而主体的幸福程度较低,有些人格十分适应主体所在的社会情境从而导致了幸福生活。对这一看法的实证检验,导致了一篇晚近发表的论文。作者们研究了人格因素和文化因素对由受试者主观评价的幸福差异的影响(E. Diener,S. Oishi,R.E. Lucas,2003,“personality,culture,and subjective well-being”,《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vol. 54,pp. 403-425),他们发现,文化因素显著地影响一群个人的幸福评价的平均值,例如对个人幸福的重要性的判断,对物质财富与个人幸福之间关系的判断,对个人在家庭内的地位与个人幸福之间关系的判断,诸如此类。另一方面,诸如忧郁、乐天、自强不息这些人格因素,可以显著地影响个人对自身幸福所做的评价偏离群体均值的程度。

让我设想我的人格倾向带有强烈的忧郁气质,同时,还带有强烈的精神质。那么,根据人格心理学的推测,我大约具有较强的创造性冲动,同时可能有诸如情绪不稳定之类的心理疾病,又如果人格具有恒久性,那么,我自幼就因上述特征而显得“不合群”、“有个性”、“难管教”、“学习成绩不稳定”、“品行反常”,诸如此类的评语可能出现在教师对我的评价中。那么,我会有幸福人生吗?我不能断定,因为,我可能是幸福的,如果我走进一个鼓励创新的社会里,并以更高的几率获得新观念和新技术,那么我可能成为一位明星企业家。即便如此,我仍可能是不幸福的,如果我的人格倾向让我难以遇到合意的女友,或让我陷入一位具有同样忧郁和精神质的女友的情感纠葛之中,于是我很可能疯狂,或自杀,或被她谋杀——在我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某一时刻。即便如此,我仍可能被认为是幸福的,如果后来的人们基于某种公认的判断标准,坚持要把我的充满创造和悲惨事件的人生确立为他们所想象的幸福人生的典型。

在做了上述的思想实验之后,我发现,心理学家试图从人格倾向来预测人生幸福的程度,恐怕难以成功。或许也因此,我还希望保持为一位经济学家。因为经济学家由以预测人生幸福程度的,是“理性选择”模型。我相信,更有希望成功预测未来幸福的模型,是人格理论与理性选择模型的某种结合。

例如,我可以想象,不论我先天具有何种不幸的人格倾向,只要我所在的社会环境是足够稳定的,并且只要我的教养是充分理性的,则我的行为模式很可能是与环境相适应的,从而我的人生很可能不是不幸的。或者,即便我有先天不幸的人格,并且我的后天教养也不充分,从而我难以适应我所在的社会环境,但假如我十分幸运,遇到了足够多的朋友,他们充分地仁爱,并充分地理智,他们长期呵护我,让我不以不幸来结束生命。

以上的思想实验表明,即便人格是恒久的,一个人的幸福也不会单独由他的人格决定。在决定一个人是否幸福的诸多因素当中,个体的理性程度,个体所在的群体内的其他个体的理性程度,以及个体由以教养的社会文化传统,大约是最重要的几项因素吧。

另一方面,人格与情感特征显然可以影响我们理性选择的理性程度。例如,当我特别忧郁的时候,我很难相信那些乐天性格的人十分相信的可选方案的可行性及其效果将比我选择的方案更好,于是我的性格遮蔽了我的认知,让我“不知道”在我的现实生活的各种可选方案集合里,原本我是可以选择一些更好的方案的。于是,在一位乐天性格的人看来,我的选择不是充分理性的。

理性选择模型假设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完备的”理性能力,从而排除了来自人格倾向和情感特征的影响。可是“性格决定命运”,至少我们不能完全忽视性格对命运的影响。因此,我不相信理性选择模型有能力预测人生幸福,尽管它是为这一目的服务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