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从梁红在凤凰新闻今日谈对中国汇率政策及银根的看法说起  

2007-05-19 07:1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股票市场的走势,多数经济学家已经失语,因为劝说不如金钱来得雄辩,只好等待市场的劝说。所谓“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不过今晨凤凰卫视播出梁红的看法,让我有了新的念头,如关键词所示。禁止一位网友发言之后,心情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好,硬要说“心情正常”是不对的,昨晚“心然”的字条不错,我确实心情不好。回来说梁红的看法,直截了当,她认为央行动作太小,三年加息一次,汇率也仅调一丝丝。可是经济变动剧烈,外汇储备增长迅猛如虎,去年顺差超过2000亿,今年贸易顺差至少要达4000亿美元!想来确实可怕,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水闸两侧水位差如此迅猛地增加,总有崩溃的一日,负责任的官员和政府,难道真不考虑任期之后洪水滔天?与其长痛,不如短痛,壮士断臂,一次到位。有道理,有代表性。谁来实施?谁有勇气实施?那是另一问题。政策有可行与不可行两类,但政策首先有正确与不正确两类。布坎南曾问“为什么不是每一个人都在超级市场里偷矿泉水?”因为这是可行而不正确的行为。但正确的未必可行。例如目前,马上要重新分权力了,大会之前哪位官僚愿意冒风险?正确的政策?咱们会议之后再谈吧。梁红所言,旨在探讨正确的政策。弗里德曼的基本立场是:政策首先要可预期。不可预期或增加了不可预期性的政策,肯定不正确,或许很可行。香港是精英导向的社会,政府自信可以调控市场,所以香港曾违背佛老的立场,但也见到过良好效果。新加坡不可借鉴,因为那里原本不是自由市场。韩国和日本都是精英导向的社会,都有政府自信,都有过香港的经验。但小国的经验未必大国可师。大国之“大”,我们从以往“放、乱、收、死”的循环在东亚小国未见就可知道。大国的央行政策,是否应以佛老的立场为借鉴?或以萨缪尔逊的立场为借鉴?需要讨论,值得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