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时间观念  

2007-04-29 07:0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不仔细读和想我写下的五个关键词,你读这篇文章时未必有所感悟。当初发表在《IT经理世界》时,一位企业家朋友从外地来电话,只为发表一番评论:“丁丁,这是你在这份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当中,最好的一篇。”他多年在北大听课,且多年研究金石篆刻及甲骨,他是有学术品味的。

时间观念

汪丁丁

 

我有充分根据声称:时间是一套制度,它不仅是可以改变的,而且应当可以为满足人类的各种需求而改变。

例如,根据“伯格森-怀特海”这一思路的西方思想家们的论证,我可以想象在未来的某一时刻,我们这个世界开始流行一套“非线性”计时制度,为了纪念中国文化,我打算把这套制度命名为“黄帝时间”——它出自歧伯对黄帝讲述的一番养生道理。根据后者,为使生命顺乎自然天道之发育从而避免生病,我们的日常起居应按照农历的时季节气的循环和韵律进行。故而,完全可能设计一套时间,每天仍有24小时,但夏季白天计时缓慢,冬季夜晚计时缓慢,诸如此类,以实现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生活节律,并且在快的时段和慢的时段之间,计时器应能自动地连续调整,故而根本不必采取“夏季时”和“冬季时”这样的时间转换。

当然,实施任何一套非线性计时制度都会造成某些不便,但这些不便都是可以弥补的,无非就是某种“协调博弈”而已。例如,当我在北京打电话给美国的一位朋友聊天时,我会预先查对美国当地的非线性时间是否适合聊天。至于“伯格森-怀特海”的论证,恰好构成下面这番议论的主题。

1888年,伯格森29岁,在《论意识的直接材料》的序言里写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必得用文字表达自己,通常并用有关空间的字眼进行思想。这就是说,语言要求我们在我们的观念之间,如同在物质对象之间一样,树立种种同样明晰而准确的区别,产生同样的无连续性。这样把思想同化为物体,在实际生活中是有用处的,而且在大多数科学里又是必要的。但是我们可以提出来问:我们把不占空间的现象并排地列在空间,这是不是使得某些哲学问题有了种种无法解决的困难呢?又问:我们围绕一些笨拙象征进行争辩,是否把这些象征取消之后这场混战就可结束呢?把不占空间的东西非法地变为占空间的东西,把质量非法地变为数量,这使问题的核心里发生矛盾;既然这样,矛盾当然会在答案内重新出现。”接下来,伯格森说他打算研究“自由意志”问题——这个长期以来被形而上学家和心理学家争论不休的问题。注意,这是“作者序言”,它意味着作者在29岁以前已经提出了对这一问题的解答。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开篇提出,人类面临着三个永恒的问题——意志是否自由?上帝是否存在?灵魂是否不灭?关于意志自由问题,伯格森提供的解答是:这一问题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康德错误地把一套线性的时间观念先验地看作意识的存在方式,其实,那不过是我们的时间感觉的“空间幻觉”。

当然,我们还是希望知道意志是否自由。对此,我替伯格森提供一个临时解答:只要我们通过体悟能够感受到我们生命所经历的真实时间——它是由无数意识和无数情感的相互渗透与绵延被我们体悟到的,那么,我们就会意识到,时间的本质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力的独特的创造性,它向四面八方迸发着生活的可能,它根本不可能被单调和统一的计时制度概括为每天均匀地流动着的24小时体验。所谓自由,恰好并且仅仅意味着生命自由创造的能力。遗憾的是,为了表达和为了语言的方便,我们必须接受一套协调计时制度,把原本在一切可能方向上迸发的生命,规范成为单一方向的“时间”——所谓“牛顿时间”。故而,康德被牛顿蒙蔽了,他无法看到,真实时间恰是由生命在一切可能方向上的迸发来表达的——它只能被表达而不能被度量,他以为独立于牛顿的时间和空间之外,还有一个被称为“意志”的东西,后者是自由的,因为它存在于由物理规律决定了的时间和空间之外。当然,与此相关的,是灵魂问题和上帝问题。

所以——我相信这是伯格森的回答:不需要提出“自由意志”问题,因为生命原本就是自由的,只不过,这自由被概念化的世界秩序遮蔽了。于是,人类走向自由生命,首先就要摆脱“概念”的束缚。

二十世纪数学大师当中,有一位被称为“直觉主义者”,就是伯劳维尔。他证明了“伯劳维尔不动点定理”——成为现代经济学理论的几乎唯一的基石,不过他晚年试图摧毁伯劳维尔不动点定理,因为他认为那是概念化的东西而非基于数学直觉。

根据小门格尔的记录,伯劳维尔晚年认为,人类自由受到了双重的致命限制——道德限制行为,语言限制思想。小门格尔是数学家,曾师从伯劳维尔,并且是“维也纳小组”的核心人物。老门格尔,他的父亲,创立了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后者在当代经济学传统中最以鼓吹“自由企业家制度”为世称道。

克兹涅尔是当代奥地利学派关于企业家理论的代表人物,他把企业家能力定义为“对潜在盈利机会的敏感性”。直觉!我提醒读者再次注意伯劳维尔晚年走火入魔地沉浸其中的那种直觉。如果你已经是一名经理人而你特别想发掘你内心蕴涵着的生命力和企业家能力,那么,摆脱各种各样的商学院培训班灌输给你的概念化世界的束缚吧。

 

下面是《IT经理世界》发表的原文,似乎有删节,感谢江平找到了那份刊物的这篇文章并转贴在这里:

时间观念

汪丁丁

    人类走向自由生命,首先就要摆脱“概念”的束缚。

    我有充分根据声称:时间是一套制度,它不仅是可以改变的,而且应当可以为满足人类的各种需求而改变。

    例如,根据“伯格森-怀特海”这一思路的西方思想家们的论证,我可以想像在未来的某一时刻,我们这个世界开始流行一套“非线性”计时制度,为了纪念中国文化,我打算把这套制度命名为“黄帝时间”——它出自歧伯对黄帝讲述的一番养生道理,为使生命顺乎自然天道之发育从而避免生病,我们的日常起居应按照农历的时季节气的循环和韵律进行。故而,完全可能设计一套时间,每天仍有24 小时,但夏季白天计时缓慢,冬季夜晚计时缓慢,诸如此类,以实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节律,并且在快的时段和慢的时段之间,计时器能自动地连续调整,根本不必采取“夏季时”和“冬季时”这样的时间转换。

    当然,实施任何一套非线性计时制度都会造成某些不便,但这些不便都是可以弥补的,无非就是某种“协调博弈”而已。例如,当我在北京打电话给美国的一位朋友聊天时,我会预先查对美国当地的非线性时间是否适合聊天。至于“伯格森-怀特海”的论证,恰好构成下面这番议论的主题。

    1888 年,伯格森29 岁,在《论意识的直接材料》的序言里写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必得用文字表达自己,通常并用有关空间的字眼进行思想。这就是说,语言要求我们在我们的观念之间,如同在物质对象之间一样,树立种种同样明晰而准确的区别,产生同样的无连续性。这样把思想同化为物体,在实际生活中是有用处的,而且在大多数科学里又是必要的。但是我们可以提出来问:我们把不占空间的现象并排地列在空间,这是不是使得某些哲学问题有了种种无法解决的困难呢?又问:我们围绕一些笨拙象征进行争辩,是否把这些象征取消之后这场混战就可结束呢?把不占空间的东西非法地变为占空间的东西,把质量非法地变为数量,这使问题的核心里发生矛盾;既然这样,矛盾当然会在答案内重新出现。”接下来,伯格森说他打算研究“自由意志”问题——这个长期以来被形而上学家和心理学家争论不休的问题。注意,这是“作者序言”,它意味着作者在29 岁以前已经提出了对这一问题的解答。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开篇提出,人类面临着三个永恒的问题——意志是否自由?上帝是否存在?灵魂是否不灭?关于意志自由问题,伯格森提供的解答是:这一问题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康德错误地把一套线性的时间观念先验地看作意识的存在方式,其实,那不过是我们的时间感觉的“空间幻觉”。

    当然,我们还是希望知道意志是否自由。对此,我替伯格森提供一个临时解答:只要我们通过体悟能够感受到我们生命所经历的真实时间——它是由无数意识和无数情感的相互渗透与绵延被我们体悟到的,那么,我们就会意识到,时间的本质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力的独特的创造性,它向四面八方迸发着生活的可能,它根本不可能被单调和统一的计时制度概括为每天均匀地流动着的24 小时体验。所谓自由,恰好并且仅仅意味着生命自由创造的能力。遗憾的是,为了表达和为了语言的方便,我们必须接受一套协调计时制度,把原本在一切可能方向上迸发的生命,规范成为单一方向的“时间”——所谓“牛顿时间”。故而,康德被牛顿蒙蔽了,他无法看到,真实时间恰是由生命在一切可能方向上的迸发来表达的——它只能被表达而不能被度量,他以为独立于牛顿的时间和空间之外,还有一个被称为“意志”的东西,后者是自由的,因为它存在于由物理规律决定了的时间和空间之外。当然,与此相关的,是灵魂问题和上帝问题。

    所以——我相信这是伯格森的回答:不需要提出“自由意志”问题,因为生命原本就是自由的,只不过,这自由被概念化的世界秩序遮蔽了。于是,人类走向自由生命,首先就要摆脱“概念”的束缚。

    20世纪数学大师当中,有一位被称为“直觉主义者”,就是伯劳维尔。他证明了“伯劳维尔不动点定理”——成为现代经济学理论的几乎唯一的基石,不过他晚年试图摧毁伯劳维尔不动点定理,因为他认为那是概念化的东西而非基于数学直觉。

    根据小门格尔的记录,伯劳维尔晚年认为,人类自由受到了双重的致命限制——道德限制行为,语言限制思想。小门格尔是数学家,曾师从伯劳维尔,并且是“维也纳小组”的核心人物。老门格尔,他的父亲,创立了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在当代经济学传统中最以鼓吹“自由企业家制度”为世称道。

    克兹涅尔是当代奥地利学派关于企业家理论的代表人物,他把企业家能力定义为“对潜在盈利机会的敏感性”。直觉!我提醒读者再次注意伯劳维尔晚年走火入魔地沉浸其中的那种直觉。如果你已经是一名经理人而你特别想发掘你内心蕴涵着的生命力和企业家能力,那么,摆脱各种各样的商学院培训班灌输给你的概念化世界的束缚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