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贝蒂的学校 and blog-society  

2007-03-28 05:4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友“贝蒂的学校”在这里有过几篇发言,很让我喜欢,涉及很重要的主题(我用黑体字标出),可供进一步探讨:

汪老师,您说的太对了,坚持信仰和理想是最最最重要的,而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命的意义也是至关重要的。表面上,我是大家公认的好学生,外向热情积极成绩优秀善于为人。但是21岁之前的我只是一具行尸走肉,我只是在这个教育体制里面挣扎,并且偶然地没有被毁灭而得以存活下来,苟延残喘的一个教育的失败作品。这样说没有夸张的成分,因为,我完全不知道我为什么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一个人?我只是一个机器人,重复着父母学校社会告诉我的方法,不断重复,而且恰巧成功而已。当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活着?我回答不了!回答不了别人更回答不了自己!这是很可怕的状态,为此我想过自杀:让这具躯壳灰飞烟灭吧,根本没有意义的。直到我21岁,哲学与宗教引导我思考“人生的根本”这个问题,用自己的大脑开始艰难的思考(一个二十几年不使用大脑功能的人一开始真的有点艰难),当我发现我可以有自己的脑袋思考并明白自己之所以能被称为“人”是因为要去寻找属于我并值得我坚定不移地追求和坚持的信仰与理想(在这里我要强调“坚持”)时,我才感觉生命真正的可贵。虽然这里所说的信仰和理想是很难有确切答案的。我相信人有根本,至少是可以属于每个独立的个体的。我相信有值得我坚定不移地追求的东西。不管这个世俗的社会多么市侩,我坚定地寻找我的根本与意义。

可是读博客发言,前面的贴子很重要:

先是网友“thekingofqiang”的发言:“想问您个问题,即使现在优秀的孩子,能思考问题的,长大了,受到社会的压力会不会变化?此外,对于年轻人来说,如何避免理想主义的热情烧完了,就迅速的市侩化,或者犬儒化?这个问题是我从《如焉》那本书看到的。”

其次是我的回答:当然可能发生这种情况,而且可能是普遍的。例如“幻灭的一代”,在西方社会也存在。或许,每一人类群体之内能够坚持信仰和理想的人,原本就屈指可数。多数人在“成年”之后,便转为世俗的了。中国教育的失败,是双重的——首先是学习西方教育体制导致的困境,其次是传统文化发生转型导致的困境。于是,我们周围的孩子们,既是“幻灭的”,又是“愤怒的”。其实,中国社会的暴力倾向远比西方稳态社会严重和普遍。如果我们也允许自由拥有枪支,那么犯罪统计的数据一定会显著地超越美国。

然后诸位可以明白“贝蒂的学校”了吧?

还有,一位“搜狐网友”的发言:

一直都很喜欢丁丁先生的文章。无论是专业的,还是随笔。偶然发现有这样的博客在。并且,先生似乎尚处于撰写和回复博客边际效用偏大的时刻。庆幸在此时候发现。呵。看了一些文章。想就“中国社会如何演化”说点。因为,前两天还在和别人说人大张鸣教授的事。一直奇怪却也不奇怪的是,在身边永远存在着囚徒困境一般的选择。每个人都知道如何做更能增进未来福利,却始终不能出现集体行动。偶尔出现了一个行为人,劝说其“适应社会”的人多过支持者,而跟随着趋近于零。正如先生在这里所写的关于教育的问题。我记得我哥哥在孩子刚出生时,信誓旦旦的说,绝不要这个孩子去上这个那个班,周末一定要带她去看自然。不会过分在意她的成绩。现在我侄女8岁了。周末被这个那个班占领。即使考到了98分,也要因为2分的粗心被父母说.哥哥的理由很简单:别人的孩子都是这样,我敢不这样吗。也许问题的根本症结在于,这个社会给我们所提供的可选择集合太少。证明我们是成功的可选择集合太少。也许是我们自己困陷于这样的认知。而这些又是否源于这个社会在权力和文化之间的长期选择互动呢。

和我的回答之一:

显然是读经济学的。我的答复:首先,边际效用递减律不再适用于知识过程。因为,在社会交往与知识过程未发生时,交往者无法判断未来知识的边际效用。我的宽带生活体验告诉我,这里似乎有边际效用的不断波动——你耐心交流一段时间,删除许多糟糕的帖子,努力倾听和建立你的倾听其他严肃倾听者的声誉,然后,你可能有一段边际效用上升的时期。接着是递减时期,……如此反复。没办法,太长,我们还是另开专题吧。

现在是我的回答之二:我问过贝克尔,“你认为市场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回答得很迅速,但很深沉:市场最大的好处不是让商品丰裕,而是让每一个人逐渐获得思考的自由和精神的独立。我们这个社会,所谓“市场社会”,所谓的,你明白了吗?一切都与五四时期差不多,我们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们的政治文化以及社会传统——这意味着我们仍需要“启蒙”,只不过是复杂的启蒙而不是简单的(科学主义)启蒙。哈耶克说过:自由绝不意味着幸福,因为你可以是一只幸福的猪而你不自由。我们的市场是怎样的?至少到现在为止,它仅仅是让大众成为幸福的猪的那种市场经济。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考?别忘记,我们都会闷死在铁屋子里的。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