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演化的路径选择与文明的冲突 批评与回应 之十八  

2007-03-20 04:5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的讨论引出了一个相关议题——由它的五个关键词(见“标签”)引导。为区分于上一议题,我把它单列在这里。发言的顺序,我没有遵循时序,我遵循我想象中的思路的内在秩序。稍后,我回来答复。另外,我们在浙江大学开设了一个“新政治经济学评论网”,网址是:http://rnpe.zju.edu.cn/bb/,请诸位去看看——似乎需要注册。

网友“CUILONG”的发言:按照丁丁老师的框架,在一开始中国应该是不断有变态,但后来进入到一个漫长的稳态时期(所谓的“超稳定结构”),如今终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变态,但这个变态似乎不是自然(偶然?)的发展,而是被西方所拖入的。我们很自然的会问为何中国的这个稳态会持续如此长时间而凭借自己的发展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另外一个里面去,是因为中国文化的早熟而必须更长的时间去消化吗?另外,丁丁老师也表达了在这个变态时期经济学(社会科学)在中国的命运,即他(们)注定要为他们无力提供指导的对象提供指导,所可能导致的后果可想而知。那么,在此情况下,一个“以学术为志业”的人又该以何安身立命呢?我在想,“变态”的发展可能是有意识的吗?换作当下的语境就是,改革可以有意识的进行吗?我们可以说中国就正在试图进行有意识的改革吗?(似乎有人说要把改革当作一项事业,当时很是吃惊)我更愿意这样来看待某族群(抑或“人类”)的演化:“上帝”看着它从“稳态”到“变态”不断演化,但演化着的族群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暴力革命可以认为是瞬间的清醒然后即重新转入“沉睡”)。如果有个人(呵呵,这里是丁丁老师)把它说破了,指出这就是我们的轨迹,那么这个轨迹以后还会有效吗?我的意思是,现实的理论化是否反过来影响现实进而由新的现实否定了理论本身?这也是理论的命运?又比如,黑格尔自认为他就是那个“上帝”,指出这个世界的“老大”是自东向西轮流坐庄的,而如今中国人似乎真的信这个,但就是这个信本身会导致原本是真的事情反而变为假。

网友“同源”的发言:学习心得:汪老师3月10日贴出的书鉴中介绍了陈嘉映先生的《哲学 科学 常识:神话时代以来的理知历程——人类心智所展现的世界图景》,并且提到作者自序里有一句话:“那么,我们有两套真理——科学真理和生活的真理?”。综合这里几个月来的讨论,似乎可以理出这样一条主线,受文艺复兴以来自然科学发展的影响,在西方叙事习惯中往往更倾向于采用“分析的”方法描述,而中国人的习惯更倾向于从整体上把握事物的特征。在语言上西语比较精确,汉语比较精炼(尤其古汉语);在生产方面西方率先提出分工,我们更倾向于集中;其他如中医理论、孙子兵法、等等,都有所表现。东西文化的这些差异除了受到近代科学思想的影响程度不同以外,能说没有那种纯粹的文化差异的影响吗?我认为它是存在的。这里一再强调应该警惕的科学主义,我的理解它是“科学真理”神圣化的产物,由西方叙事中衍生出来的一个有偏差的分枝。“生活真理”是另一条路,它以“身体感悟的基本方式亘古不变”(见汪丁丁3月17日贴出的第三个问题)为前提,采用了一种合理的“省略”,从整体上简洁地把握对象。面对超复杂的**,这种方式或许更有优势。它体现了一种“东方智慧”内核。显然陈嘉映先生提到的两套真理其实都是相对的,然而我这里想要强调的问题是就整体而言,这两套真理之间的关系是发散的还是闭合的?换言之它们是否存在统一的可能?一个实例。现在人类已经可以通过巨量地收集气象信息数据,然后输入巨型计算机进行模拟分析,最后做出长期天气预报,所谓的“长期”一般是指10天以内,而更长的例如一个月以上的现阶段还很难做出。然而我国古代就有很多谚语,例如“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等等,这些谚语其实是反映了北极冷空气集聚南下的周期,陕西气象台曾在70年代进行过这方面的资料收集和整理,并以此为基础进行超长期预报,准确性达到70%。本人也曾习用这种方法成功预报了1976年2月的那场大雪,误差只有1天。

网友“心然”的发言:看到丁丁老师的注释,思考了很久,觉得要想说明问题,所涉及的内容会很深的,所以迟迟不知写些什么,当我把丁丁老师的注释摘要下来,仔细梳理了一下,似乎有了一些脉络,但深感自己知识的匮乏。先把我对丁丁老师的注释的梳理整理如下:【“语言意义”的呈现无法脱离能够呈现其意义的“语境”。“语境”都是“具体”的“生存”。故任何言语的精确意义,一旦从“历史”中抽离出来就成为不可“理解”的,“从而,同情理解,是人类唯一可用的理解方式”(?)。否则就没有“理解”,只有抽象概念,苍白、无生命的概念。】【贺麟译本黑格尔《哲学史演讲录》“导言”关于概念何以必须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论述。】【言语,不例外,也是当下生存的整体感受的片断表达。】【“读史则知常”】。“语言意义”---“语境”---“具体”的“生存”。“言语意义”---从“历史”中抽离出来---不可“理解”--?--抽象概念---“上升”---具体的论述---当下生存的整体感受----“读史则知常”。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