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一位经济学家 并寻找一位经济学家  

2007-03-15 06:1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8月9日,他在伯克利加州大学辞世。在经济学家群体中,他是一位坚定的数学家和哲学家。他毕生与安妮为伴。以可比标准判断,他没有享受过荣华富贵,他以温和的甚至斯多亚学者的态度对待生活和命运。他之后,七年不到,博弈论呈现出终结的局面。七年,根据晚近的考证,希腊人每七年举行一次酒神仪式,追随狄奥尼索斯的精神,摆脱阿波罗理性带给他们的痛苦。写这则日记时,我在心里寻找我的朋友高小勇。

 

汪丁丁199864日写给海深义教授的信:

 

尊敬的海深义教授,

  如果对您方便的话,我将在六月十二号,星期五,下午两点半钟准时抵达您的寓所。整个周末我都不会有其它约会,所以您可以随意改动我们约会的时间,只要告诉我一下就可以了。我已经从因特网上打印下来了从我在旧金山下城希尔顿饭店到您家的往返路线图,非常详细,每一个转弯都标得很清楚。所以我不打算麻烦您在电话上告诉我怎么走了,除非这张地图与目前这个城市的道路情况不大符合,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当天早上会给您去个电话,您可以告诉我这路线的哪些地段发生了变化。

  我把打算请教您的问题随这个传真发给您,请您选择回答或者更正。我将会随身带去一个微型录音机和一架照相机,如果您许可我为您的中国读者拍两张您的照片的话(我希望安妮也在您身边,至少出现在这两张照片之一里,如果这个要求不合适甚至有些鲁莽,我请您原谅)。

  以我全部美好的愿望,

   您的,

         汪丁丁 

 

我的问题由下面的导言引出。 

就所授予你,纳什教授,和塞尔腾教授的诺贝尔经济科学奖,1994年的诺贝尔委员会在“新闻发布”中首先给予评价的,是你1967-1968期间分三次连载于《管理科学(Management Science)》上的论文“由贝叶斯预期决策者们构成的不完全信息博弈(games with incomplete information played by Bayesian players)”。

  如同在自然科学研究中的情况一样,大多数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发现他们受到诺贝尔委员会嘉奖的“主要贡献”是在他们很年轻时作出的(有些人,例如科斯,甚至觉得那作出贡献的年龄与接受嘉奖的年龄相比令人难堪),通常是他们二十或三十岁的时候。可是我注意到,你的得到诺贝尔委员会首要评价的上述贡献是在你四十七岁的时候发表的。对这样一个反常现象,我做为你的私人生活和你的学术研究的一个局外人,给出如下三个方面的解释:

 1)诺贝尔委员会做为一个专业学术规范机构,只能以“经济学”名义,而不是以例如哲学的名义,颁发这项嘉奖。尽管这个委员会也指出了你在其它方面的“对福利经济学基础,和对经济学与道德哲学之间诸边缘领域作出的显著贡献”。这一解释意味着你的那些非经济学贡献,假以时日,将可能证明对人类理解自身状况更加重要。 

 2)我觉得在道德哲学与经济学的博弈理论研究之间存在一个关键性的联系,这是由冯。诺意曼-摩根斯坦在《博弈论与经济行为》里引进的“基数效用”概念表证出来的。直观而言,任何试图在不同个人之间比较或转让“效用”的努力都不可避免地导致“道德判断”。在你三十岁初期,在你从1959年斯坦福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以前,你的研究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在这个题目上。例如你当时发表的论文“福利经济学与风险承担理论当中的基数效用(cardinal utility in welfare economics and in the theory of risk-taking)”(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53)。你的这一部分研究工作或许对你后来在博弈论里的学术发展具有决定重要性。你自己曾经勾勒过你的学术演化路径:“休顿谈判模型与纳什谈判模型之间的数学等价性,以及最优威胁策略的代数判据”【汪注:参见John Harsanyi,“approaches to the bargaining problem before and after the theory of gamesa critical discussion of Zeuthan'sHichs's and Nash's theories,”Econometrica24 1956),144-157】;“将夏颇利权力值扩展到效用不可转让的博弈中去并且提出被同一概念推广了的夏颇利权值和带有可变威胁策略的纳什谈判解”【汪注:参见John Harsanyi,“a simplified bargaining model for the n-person cooperative game,”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  41963),194-220】;前面提到的你得到诺贝尔委员会奖励的分三部分发表于1967-68年的那项主要贡献【汪注:参见John Harsanyi,“games with incomplete information played by Bayesian players part Ithe basic model,” Management Science 111966),357-369;“……Part IIBayesian equilibrium points,” Management Science 14 1968), 320-334; “……Part IIIthe basic probability distribution of the game,” Management Science 141968),486-502】;“将混合策略纳什均衡重新解释为回报含有不确定性的博弈的纯粹策略严格均衡”【汪注:参见John Harsanyi,“games with randomly disturbed payoffs a new rationale for mixed strategy equilibrium poin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ame Theory21973),1-23】;“博弈与社会情景下的理性行为与谈判均衡”【汪注:参见John Harsanyi,《Rational Behavior and Bargaining Equilibrium in Games and Social Situations》,Cambridge Unversity Press1977】;你的两卷本关于博弈论与伦理学的文集(《伦理学,社会行为,以及科学解释论文集》,《博弈论论文集》)【汪注:参见John Harsanyi,《Essays on EthicsSocial Behaviorand Scientific Explanation》,D. Reidel Publishing Hourse1976;《Papers in Game Theory》,D. Reidel Publishing House1982】;你和西尔顿教授合著的《博弈均衡选择的一般理论》【汪注:参见John Harsanyi and Reinhard Selten,《A General Theory of Equilibrium Selection in Games》,MIT Press1988】;以及你提到的“尚未发表的两篇论文”,它们提供了比你和西尔顿那本书里的证明方法更简单的博弈均衡的选择理论(19931994)【汪注:我采访他的时候这两篇论文已经于1995年发表了,它们是,John Harsanyi,“a new theory of equilibrium selection for games with complete information,” Games and Economic Behavior 81995),91-122;“a new theory of equilibrium selection for games with incomplete information,”Games and Economic Behavior 10 1995),318-332】。

  这一解释意味着你在九十年代也许已经再度转向研究你在三十岁时(你当时发表了“效用福利,个人主义伦理学,以及主体间效用的比较(cardinal welfare individualistic ethics and interpersonal comparisons of utility),”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631955),309-321),和在五十岁时(你当时发表了“贝叶斯决策理论与效用主义伦理学(Bayesian Decision Theory and Utilitarian Ethics),”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68 1978),223-228)曾经研究过的道德哲学问题。

 3)你从布达佩斯特路德语法学校毕业(当时你十七岁)以后,花了六年时间学习药理学,那一时期,匈牙利先是在西特勒德国的阴影之下,其后则成为斯大林主义的匈牙利,尽管你也就读于哲学系,选修社会学,并且获得了哲学专业博士学位。(我始终认为,你当时经历过的两次个人事件,一次是你从匈牙利开往奥地利集中营的火车站逃跑,一次是你和安妮戏剧性地穿越沼泽从斯大林主义的匈牙利经奥地利前往澳大利亚,这两次事件是戏剧性的,它们在你生命中必定占有显著的地位,它们应当对你后来的思想发展具有长期的和深刻的影响。)然后,在你最终获得美国一家大学的教授职位以前,你在澳大利亚停留了十三年。这期间,至少在它的初期,你不得不从事体力劳动(但同时你靠自修和夜校取得了经济学硕士学位)。这样,在你生命的中年,至少有十年的时间,按照狭隘理解的经济学语言,是被“浪费”了。这一解释使你重新与诺贝尔经济学家的常规模式吻合。 

基于上述过分简单的描述(请你务必更正其中的不实,误导,或不妥之处),我向你请教下列问题:

 

一 你是否可以为我们描述一下你目前研究和思考的主题以及它们在学术上或对你个人而言的重要性? 

二 你是否愿意向我们简单地评价一下你对经济学与道德哲学或伦理学的贡献?

三 你是否愿意给我们讲一些你就“个人在其自身生活世界的经历与其心路历程之间关系”的反思的体会? 

四 与上一个问题有关或干脆就是那个问题的一部分,你可否告诉我们在你早年经历中哪一些经历,或者你早年的哪部分思想可以被认为(姑且同其它因素孤立开来,因为这是任何局外人试图理解一个思想者的心路历程时无法避免的)是你后来取得的成就的“根”?或者,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可否知道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你在上述那两次个人事件中的体验?

五 你与维也纳小组研究所的联系(你1996年在那里担任讲师)是否对你的学术思考具有重要意义?或者,你对于数理哲学的研究兴趣与你在那里的职位有关? 

六 与上一个问题有关,你是否认为,为了澄清我们对人类理性的理解,特别是在演进理性学派与建构理性学派(或者做为工具假设的有限理性)发生长期论争的背景下,有可能从数学的哲学研究中得到一些富于启发性的暗示?

七 由上一个问题导致的问题是,你是否觉得目前所谓“博弈论基础的危机”真的是一次危机?你可以为我们描述一下你对数学的哲学研究的兴趣与你始终如一的对博弈论基础以及博弈均衡的选择理论的研究兴趣之间的联系? 

八 与你长期以来在伦理学和福利经济学方面的兴趣有关的一个问题是,你能够为我们解释为什么你将自己定位在效用主义伦理学上,如果那确实是你的道德选择?基于你在伦理学上的效用主义立场,你可以告诉我们你是怎样看待康德的“义务论”的而不是“效果论”的道德哲学立场吗?

我能够用下面的道德判断来描述你的“道德偏好”吗?

1)在道德无政府的世界与有着某种道德秩序的世界之间,你将选择生活在后一个世界里; 

2)在一个有着集体主义道德信仰的世界与一个信仰个人主义道德的世界之间,你将选择生活在后一个世界里;

3)在一个信仰个人主义道德秩序的世界与一个信仰康德义务论道德观的世界之间,你将选择生活在后一个世界里?亦或,你不认为康德的义务论立场在实践中可行,或者在实践中显得太弱从而不能为日常生活提供多少道德指导? 

九 你比罗尔斯早许多时候提出了“初始位置(original position)”概念(1955年,你的“基数效用,个人主义伦理学,以及主体间效用比较”,JPE 63309-321),你在另一篇文章里(1975年,题目是“极大极小原则能够成为道德基础的指导原则吗?(can the maxmin principle serve as a basis for morality a critique of John Rawls's theory)”,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69 594-606)对罗尔斯在《正义论》中的立场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你的立场从那时到现在似乎没有改变。你对社会契约思想传统在未来的命运有哪些反思并且可以告诉我们些什么呢?你试图解决这一思想传统中的重大问题吗?亦或你现在完全不能赞同这一思想传统?你是否可以为你的中国读者就罗尔斯的《正义论》和诺兹克的《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各作一评论?

十 真正个人主义的社会应当具有这样的一个教育体系,在那里人们可以培养与个人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核心价值观念。但是对这样一个社会而言,要维持这样一套核心价值甚至要达成这样一套社会博弈的核心都是很困难的事情。你对这样一个陈述愿意提供什么评论呢? 

十一 笛卡儿认为我们的心灵在一切方向上进行探索比在任何特定方向上的探索更能够开发心灵的智慧能力。在未来世纪里,假如这个“知识社会”丰裕到了一定程度,你是否认为劳动分工的“边际效用”将被心智的专业化所带来的成本抵消呢?如果你确实这样认为,那么以你深邃的眼光,你为我们看到了一幅什么样的未来社会科学的图景呢?

十二 当这个世纪以及这个一千年将要逝去的时候,你认为最值得担忧的是什么呢?你觉得面临未来时代的人类的最具挑战性的主题是什么? 

十三 你有什么话(或是体验)希望告诉在中国学习经济学,其它社会科学,以及人文学科的学生们(或者与之分享)吗?

对于我的这些问题,海深义教授预先在页边上做了解答,他并且为我复印了带有这些解答的我给他的信。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