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三月份《财经》荐书  

2007-03-10 09:2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发表的《财经》,版面限制,我的评语总要被删节,而且杂志有惯例,往往不将我的荐书全部录用,所以我喜欢把全文发表在这里。

财经荐书2007年3月

汪丁丁

 

新经典阅读:

1.      阿玛蒂亚.森《论经济不平等 不平等之再考察》,王利文、于占杰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荐语:这是两本小册子的集合,其一是1973年出版的《论经济不平等》的1997年“扩充版”,其二是1992年出版的《不平等之再考察》。它们代表了森的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也为森的社会选择理论研究提供了持续的动机。森的这两方面的研究,1998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森在第一本小册子的开篇强调指出不平等与社会反抗之间的密切联系:一方面,当一个社会发生动乱或反叛时,其中必定存在可觉察的不平等感。另一方面,人们关于“不平等”的感受依赖于人们已经获得的权利和人们欲求的权利之间的差异。森反复论证,涉及“平等”判断往往是拟序关系,它们甚至不应是半序关系。不幸的是,经济学家总是寻求完备的排序,从而总是把政治经济学问题转化为单纯的经济学问题。经济不平等,于是在经济分析中丧失了真实涵义。1997年的“扩充版”增加了一个长篇“附录”,其篇幅几乎与1973年版的全部正文一样!这篇“附录”后面,是1992年出版的“再考察”。两本小册子的集合,售价48元,不算“物美价廉”,但仍是一个公道的价格。

2.      爱德华.威尔逊《昆虫的社会》,王一民等译,重庆出版集团2007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荐语:古尔德去世之后,威尔逊是唯一对世界影响最大的生物学家,也是还活着的最伟大科学家之一。对经济学家来说,威尔逊1975年的著作《社会生物学:新的综合》无异于“经济学帝国主义”的世界宣言,为经济学家“打遍天下”提供了最具说服力的武器,还为今天经济学领域最时髦的“行为经济学”提供了最早的普及教育。威尔逊教授在生物学专业内的强项,是蚂蚁,一种具有强烈社会性的昆虫。现在出版的这个中译本,是《昆虫的社会》的“全译本”,关于蚁和蜂的行为学研究,占了600页篇幅的绝大部分——开篇两章和结语一章是余下的部分。蚁和蜂,这两类最重要的社会性昆虫,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同一类动物,除了在第七章“前社会性昆虫”里介绍的具有“前社会性”的那些“科”和“目”之外。作为经济学家,我们还喜欢阅读生物学家关于狼和狮子的行为学研究,因为它们是灵长目之外最近似人类的社会性肉食哺乳类动物。第十七章“社会行为的遗传理论”,其中,利他行为的“群体选择”,或许是今天仍最具争议的理论之一。主要是基于群体选择理论,所谓“自私的基因”的流行看法,才逐渐从大众头脑中被驱赶出去了。

 

知识与情趣:

1.      陈嘉映《哲学 科学 常识:神话时代以来的理知历程——人类心智所展现的世界图景》,东方出版社2007年2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荐语:这本书的编辑和最早的读者告诉它的作者说它是像科学探险小说那样容易读的一本书。这评语其实只适用于这本书的一半,至少我这样认为。另一半,书的最后几章,我认为很不容易读,它们涉及哲学与科学之间的本质差异——发生学的和目的论的。对大部分中国读者来说,嘉映在这里探讨的主题,由于国内媒体长期宣传的“科学主义”意识形态的污染而变得不易理解了。这一困难,其实在作者“自序”里已经有所说明:“我有很多困惑,很多问题。……远为根本的是,科学把心灵留在了画面之外,……那么,我们有两套真理——科学真理和生活的真理?”。

2.      章波、王燕、宋敏、全俊编著《人类基因研究报告:关于疾病、情智、形貌与行为的遗传学新发现》(插图本),重庆出版集团2006年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荐语:自从人类基因组计划完成之后,国内编译出版过一些介绍性的著作。现在的这一“插图本”的优点在于,以通俗语言(和不很精致的插图)解释了诸如“大脑结构”和“基因工程”这样的主题。

3.      周宁《天朝遥远》,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荐语:不新鲜,这是一个被谈论了七百年的古老话题——“西方人眼里的中国”。新鲜的是,这本书的作者雄心勃勃,试图勾勒西方人基于启蒙理性的关于人类进步历史的“宏大叙事”中的“中国形象”。这一思想史视角,对作者的研究和写作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如果不是顾及到《财经》读者的知识结构和阅读兴趣,我会把这部两卷本著作列入本月的“新经典阅读”。大致而言,西方人眼里的中国形象,从启蒙时期“孔夫子的理想国”(比照着柏拉图的理想国)自“红色革命”以来,转变为“东方专制主义”的典型,是西方人对自己文化的“他者”的两种想象。这两种想象的发生学基础,其一是启蒙时代的西方人的政治哲学与道德哲学诉求,其二是西方人从马克思那里接受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视角。不同时代流行的意识形态,建构了不同时代的中国形象。不过,一个更复杂的问题是,西方人建构的这两类中国形象,通过我们的西方老师灌输到中国人头脑里,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复杂反应,至今还影响着我们对现代性诸问题的思考。

再把二月份的荐书也贴出来吧:

财经荐书2007年2月

汪丁丁

 

新经典阅读:

1.      丹尼尔.豪斯曼《经济学的哲学》,丁建峰译,世纪出版集团2007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豪斯曼是经济学方法论名家,主编《经济学与哲学》杂志,是麦迪逊威斯康星大学哲学系教授。丁建峰的中译本所据,是这部著作的1994年第2版,与第1版有很大的差异。新版所增,多为当代论争中的文献。经济学系流传这样一种观点:你应关注你的经济学研究而不是关注你的经济学研究方法。我觉得这一观点应重新表述为:你可以不关注你的研究方法而成为优秀的经济学家,虽然恰好是因为方法正确你才成为优秀的经济学家。进入新的世纪以来,不论你是否喜欢,经济学的趋势已经很明朗,那就是更加关注方法论,同时更倾向于回归古典。所以,如果你的经济学文凭是上一世纪颁发的,并且如果你已经有危机感,那么,读这部作品,将是一个不坏的选择。例如,新版增加的一篇短文,是豪斯曼对弗里德曼那篇著名的实证经济学方法论的批评与辩解。首先,弗里德曼在那里表述的核心观点——“假设的现实性与对科学理论的评估无关”,豪斯曼认为是无理的。其次,弗里德曼的看似极端的言论中又有合理的成份——“我们是否接受一项理论,取决于它是否好用而不取决于它是否真实”。从芝加哥学派的思想史,我们知道,这是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对经济学的影响。

2.      弗里德里希.希尔《欧洲思想史》,赵复三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由于消费主义价值观的泛滥,由于滥书淹没了好书,当真知道一本书之好的人,首先是那书的编辑和那书的作者,然后扩散至为出版社做宣传的书评作者们和书店的认真经营者当中,最后被推销给大众。一个重要环节,是所谓“图书展销会”。在展销会当中,以每年1月举办的最为重要。于是,《财经》2月份的荐书,份量往往最重,以致多数人绝不能在当月读完。在铺叙了这一番文字之后,我们才敢向读者推荐赵复三先生多年潜心翻译的这部经典名著。作者希尔,自1962年开始,任维也纳大学思想史教授。译者已在“中译前言”里介绍了希尔这部作品手稿的坎坷际遇,又与译者本人的坎坷际遇交汇,以致国内读者今天才见到它的中译本——赵复三先生大约于1990年开始翻译此书,1995年完成初稿,2002年“第六次校勘”,2003年交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又三年后,才以简体字在国内出版。当代经济学回归古典,这不仅是经济学家杨小凯未尽之志,而且已是主流经济学所趋之势。经济学的古典时期,也就是苏格兰启蒙思想发端与成熟的时期。斯密手稿的绝大部分,不是关于经济学的,而是关于神学、修辞学(逻辑)、道德哲学和自然哲学的。我发现,希尔教授的这部欧洲思想史恰好帮助了我理解苏格兰启蒙思想的欧洲背景。

3.      纳西姆.塔勒布《随机致富的傻瓜》,盛逢时译,中信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这是一本奇特的书,虽然我通常只把这类书列入“知识与情趣”。我们把它列入“新经典”,首先因为它的文字风格,让读者想到了普鲁斯特或昆德拉,那文字里带着精神贵族特有的厌倦情绪,不单纯是玩世不恭。另一方面,这位作者又跻身于华尔街成功人士当中,至少,他可以只工作5%的时间就享受丰裕社会提供给上流人士的生活。其余的时间呢?他读书,尤其是读古代希腊和罗马名著。以第三人称叙述,作者说,塔勒布是世家子弟,曾祖父和祖父都担任过黎巴嫩副总理,家族财富毁于战火之后,他才加入华尔街淘金者的阵营。列入“新经典”的第二个理由,流畅与调侃的文字之外,作者的观点特别重要,尤其对2007年打算进入中国股票市场淘金的那些人。作者的观点被概括为中译本的书名——“随机致富的傻瓜”,英文原名直译是“被随机性愚弄的人们”。不过,这一次我很赞同中译的书名。例如,你2006年买基金发了财,可千万别觉得是因为你比别人聪明,从而你2007年仍可发财。今年年初的基金发行引起的“基民”狂热,丝毫不亚于去年年底,尽管历史从不重演。此外,“小概论事件必定发生”,这一定理意味着过去连续赚钱的基金越来越可能把你的钱赔光。反正,如果你正要购买基金,我强烈建议你先读这本小册子,至少,让你自己更悲观一些,才会有一个比较高兴的2007年。

 

知识与情趣

1.      巴顿.比格斯《对冲基金风云录》,张桦、王小青译,中信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作者堪称“大名鼎鼎”,足当最好的广告。我很少读这类作品,这一次却读得津津有味。这里讲述的,完全是作者亲身经历的情境和由此激发的思想,事实上,我认为相当大一部分,原本就是作者的日记。在这些文字当中,我可以体会“对冲基金”的诸种合理性与“非理性”。非理性已有太多论述,不赘。合理性呢?在比格斯的许多人物特写中,有一段大意是这样的:他天生的抑郁性格,让他特别适合运作一只对冲基金。彼得.林奇曾这样告诫他的狂热追随者们:仅当你晚上可以安然入睡,你才算“适合于”你所涉及的那一类风险。否则,你就应当退出。为什么抑郁性格更适合对冲基金?因为抑郁性格的人不相信任何股票或企业的价值还没有被高估,他们在别人看到价值的地方看到的是泡沫。因此,他们买了一种股票之后,如果不再买那种股票的例如“售出期权”或卖出那种股票的“认购期权”,就觉得不舒服,也就是说,无法安然入睡。说实话,我就属于这类人。可惜,中国股市里几乎没有这类可以让我们随意玩儿的衍生工具。这意味着,如果让我进入中国股市,我就无法安然入睡。最后补充一句,在第110-112页,我发现比格斯也读塔勒布的书,他说他的书“充满智慧”并且“值得认真研读”。

2.      特里.伯纳姆、杰伊.费伦《欲望之源》,李存娜译,中信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这本书其实不新,它的英文版是2000年的,它的中译本也曾出版过。我询问了这家出版社的主编,得知,上一中译本的翻译质量较差,故而有这一次的重译或仔细校对版。不论如何,这是一本好书,尤其是在今年这个时候,国内财经类图书的读者,或许刚刚开始关注和熟悉脑科学的进展。作为对这本通俗读物的倾向于基因决定论的偏激论点的必要补充,我们建议读者参阅《走向统一的社会科学:来自桑塔费学派的看法》,世纪出版集团2005年10月版。在这一日新月异的研究领域内,今天,我们认可的看法是:“文化与基因的共生演化,非严格地决定了我们的行为。”

3.      尼尔森.奥尔德里奇《老钱:富人的精神起源》,范丽雅译,重庆出版集团2007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与中国改革的其他方面一样,在出版方面也是“因人设事”比“因事设人”更富于成果。由于“华章同人”的策划,重庆出版社近年来引发了专业人士关注。比这一案例更引人注目的,是新星出版社近年来的成果,同样是借助于“因人设事”原理。这本书的作者奥尔德里奇是老富贵人家的成员——他的曾祖父,参议员奥尔德里奇当年被“纽约时报”称为摩根家族与洛克菲勒家族的“立法督导员”(即政治代言人),个人财富从刚任参议员时的5万美元迅速膨胀,至参议员后期,已达1500万美元。“老富贵人家”,我从林毓生先生那里得知,英文是“old rich”。此处,恰好对应着书名“old money”,所以,“老钱”是很贴切的翻译。不过,副标题“富人的精神起源”,原书是没有的,英文副标题或许可以直译为:“美国的财富神话”。当然,如此直译很缺乏魅力,而且不能表达作者试图传达的那种精神探索。不论如何,这书值得收藏。

4.      丹尼尔.戈尔曼《社交商》,魏平、张岩、王乾译,中信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丁丁评语:2004年至2006年,伦敦大学学院的脑科学研究员塔妮雅.辛格在权威科学刊物上发表了一系列研究报告论证这样一个“社会神经学”的基本命题——在神经元网络层次上,人类情感的神经元活动是“共享的”。今天,这一命题已被学者们广为宣传。这本书属于这一影响深远的社会神经学宣传运动的一部分,因为它的作者声明:“本书旨在介绍一门新兴科学,它能够帮助我们深入洞悉日常人际交往。这门新兴科学最基本的发现就是:在人际交往中,人们大脑的神经系统是彼此联系的。”我觉得有些担心的,是中译本的标题“社交商”可能引起误解。原书标题可直译为“社会智能”,这是加德纳列举的人类八项主要智能之一。备受批评的“智商测验”,充其量测度了逻辑智能、几何智能、语言智能,这一测验忽略了受试者在身体智能、社交智能、音乐智能、情感智能等方面智力发育的情况。由于“智商”已经是一个缺乏学术合法性的概念,把这本书的标题译为“社交商”于是令人担心。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