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丁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嫉妒”或“妒忌”的讨论  

2006-12-05 09:0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古老的议题,恰好我从旧书储藏中翻出来Schoeck发表于1966年的英文本《Envy: A Theory of Social Behavior》,原本要为下周“行为经济学”返回到“社会行为学”主题做一铺叙。结果,发现Amazon书店这本书有一最新书评,是2006年11月27日写的,先贴在这里,以为同仁间讨论之引导:

今天我们知道(例如从Joseph LeDoux多年来关于“杏仁核”脑区的研究报告及2000年代初发表的著作,从Damasio1990年代发表的著作,以及从边沁1789年发表的那部著作),人类的若干基本情感——恐惧、悲哀、愤怒,可以联合产生其他一些基本情感——希望、幸福、羡慕、遗憾。由基本情感,更进一步,可以联合或诱致产生所谓“次级情感”,次级情感远比初级情感更微妙和丰富,例如,怨恨、惆怅、爱恨交集、痛苦快感(bitter-sweetness)。仔细内省,我们曾有过对任何人的嫉妒感,以及这一情感的内涵,我觉得“嫉妒”属于次级情感,它来得更微妙和复杂。似乎,嫉妒可以派生怨恨,但需要引入另一种嫉妒,即“jealousy”。

不过,这都不是这本书的作者的看法,Schoeck二战期间在慕尼黑大学医学院心理学系读书并获得博士学位,1950年代移民美国,在 Emory University 任社会学教授。他的基本立场是:嫉妒有很多正面作用,但容易过分,从而嫉妒更多地是负面的。人类社会为缓解嫉妒的负面作用,演化为今天我们这样的社会。他试图论证,人类社会的普遍基础,从远古到今天,始终是围绕嫉妒心理及其负面作用的缓解机制演化的。例如,东方社会日常生活中的“面子”问题,恰好可以视为是嫉妒负面作用缓解机制的一种。

在舒尔克的论证中,最引人注目的观点是:全部产权制度,都是因为要缓解嫉妒的负面作用和发挥它的正面作用,才逐渐演化形成的。不过,为解释人类社会以外的嫉妒及防止嫉妒对社会的瓦解而演化出来的各种制度,我认为,舒尔克必须提供更全面的论证。很容易,例如,黑猩猩社会实行一种产权制度,以暴力相争的优胜为标准。狮子则有另一种产权界定的方式,此外,还有狼群和蚂蚁的社会,都可以一一论证。

回到前两天我们讨论的互联网身份问题以及社会的身份制度,舒尔克的看法具有重要的相关性:身份感及身份制度,都是产权制度的内容。先贴这一部分吧。

又:竞争与合作之间存在着脑区激活差异,这一事实很重要,以后可以继续探讨它的意义。就嫉妒而言,通常的心理学定义是:当任何两人之间可以比较时对方状态引发的自我的情感波动。尽管嫉妒被列为“七宗罪”之一,它却与其它六宗罪很不相似。根据Sabini,1978,“the perception of envy”,《Social Psychology》vol. 40, no. 2,pp.105-117,它没有伴随着罪而有的快感。那么,“自私的基因”为何要允许嫉妒感存在呢?因此,从演化心理学角度推测,嫉妒起源于上述人际比较所引发的痛苦和由此而来的为缓解痛苦所作的努力——这一努力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参阅 Homans 1974 行为学五项原理)。正是从这一努力中,我认为,产生了今天被我们称为“竞争”的行为。类似的分析可能允许我推测:仁爱,作为嫉妒的对立情感,是与“合作”相关的一种情感。

嫉妒与正义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而且,经济学家们很正确地把这两者密切联系在一起,有一番数学研究——所谓“免于嫉妒的资源有效配置问题”。根据晚近发表的经济学论文,我推测,这一问题的解,是否定的,也就是说,不存在免于嫉妒的资源有效配置。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